文学馆 > 王府弃子的逆袭之路 > 第10章 这逆子必须除掉!动手!

第10章 这逆子必须除掉!动手!


赵进看着眼前的烧烤架,好奇地问:
  “六弟,七弟,你们在忙什么呢?这香气真诱人!这是什么?”
  赵辰神色平静,反问:
  “四哥怎么有空来访?请坐。”
  这位四皇子,以前从未涉足此地。
  即便原主成为太子,他也未曾前来道贺。
  平日里几乎没见过他的踪影,今儿个怎么会突然出现?
  是不是因为在朝阳殿的一幕,勾起了他的好奇,让他按捺不住要亲眼见证一下。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
  赵进落座,沉思片刻,开口道:
  “嗯,这次的造访确实有点异常。如果我说是来探望taizi皇弟,恐怕六弟和七弟都不会信以为真,毕竟我以往从未涉足此地。那我就直说了吧。”
  赵进直言不讳,显得坦率而果断,没有半点遮掩之意。
  赵辰的眼神微微一凝,没有立刻回应。
  一旁的赵彦瞥了赵辰一眼,又看了看赵进,同样保持沉默。
  赵进决定直截了当,说:
  “六弟,今天在朝阳殿,皇兄才惊觉你竟有如此文采。
  “以往是我有眼无珠,皇兄深感愧疚!这次前来,是想请六弟帮皇兄一个小忙。”
  一个小忙?
  赵辰兄弟俩的目光都微微上扬。
  赵辰一面烤肉,一面淡然问道:
  “不知皇兄需要我帮什么忙呢?”
  七皇弟赵彦也转向赵进。
  这位四哥平日行踪神秘,很少在宫中露面。
  尽管封王后并未让他迁出,但他常常不在皇宫内。
  总是奔波在外。
  与他们这些兄弟姐妹之间,交流并不多。
  今日他来求助,实属罕见。
  赵进解释道:“近两日,我和京城的一些朋友筹办了一场诗词聚会,参与者众多,不论男女。
  “其中尚书杜奉英的女儿杜敏儿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扬言要在诗会上让京城的男子颜面尽失……
  “愚兄自知力有不逮,心中没底,所以想请六弟到场为我们壮胆增辉,希望六弟……能答应啊!”
  杜尚书即是指礼部尚书杜奉英!
  据原主的记忆,杜奉英的女儿杜敏儿确实享有京城第一才女的美誉。
  不仅如此,杜敏儿的美貌在京都权贵子弟中也是公认的,深受追捧。
  她也曾与原主有过几次交集。
  听到这里。
  赵辰轻轻皱了皱眉。
  他没有急着回应,而是把一块烤得香气四溢的肉夹进盘子里,推向赵进,说道:
  “皇兄先尝尝这个,这是我突发奇想的新烹饪方式,我和七弟都觉得味道不错。”
  赵彦配合地点点头,微笑着。
  赵进早就对这诱人的烤肉垂涎已久,现在它就在他面前。
  他毫不客气地接过,说:
  “多谢辰弟!”
  称呼瞬间变得亲切起来。
  接着,他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夹起烤肉送入口中,迅速品尝起来。
  咀嚼间,他的眼神渐渐明亮,随即快速咀嚼吞咽,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赞叹。
  "真乃佳肴也!此等风味的佳肴我尚未品尝过,六弟,这种烹饪方式堪称绝妙!六弟,你这独特的方法叫什么名字呢?”
  赵辰微微一笑,答道:“皇兄可称之为‘炙烤’。”
  假如这都被视为无上的美味,那么二十二世纪的美食岂非如仙境般的珍馐?
  赵辰不停翻动着烤肉,三兄弟围坐,共享着愉快的烤肉时光。
  “六弟,你考虑得如何了?若肯助皇兄一臂之力,你有何要求尽管提出。”
  “皇兄,只要能办到,就算赴汤蹈火,我也义不容辞!”
  待烤肉接近尾声,赵进再次认真地开口。
  显而易见。
  他是真心实意来请赵辰帮忙的。
  赵辰轻轻放下筷子,淡然止步。
  瞥了赵进一眼,他微笑道:
  “既是兄弟,谈什么报酬就显得生分了。”
  赵进闻言,脸上顿时掠过一丝喜悦。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赵辰又接着说:
  “不过,皇弟确有一事,也需要皇兄伸出援手。”
  赵进瞬间愣住,但随即问道:
  “六弟,但凡四哥能帮上忙的,尽管说,四哥定当全力以赴!”
  赵辰眼中闪烁着微光,缓缓笑道:
  “很好!有四哥这话,我就安心了。四哥先继续享用,此事我们稍后再详谈。”
  “好的!”
  赵进点头,没有急于催促赵辰答应。
  毕竟他们平时确实少有情感交流,此刻突然请赵辰相助,确实唐突了些。
  他早就预见到这位六弟会有这样的反应。
  正常。
  于是,兄弟三人继续品尝美食,尽情享受这难得的时刻。
  同时!
  皇宫内。
  静安殿。
  景帝轻咳几声,身旁的御医正谨慎地为他施针。
  这时。
  太监林雨低着头快步走来。
  景帝看见林雨,立刻挥手让御医暂时退下。
  御医遵命,鞠躬退出大殿。
  景帝这才慢慢问:“查到什么了吗?”

  他刚从朝阳殿回来,就让林雨调查赵辰过去三天的行动。
  林雨恭敬地回答:“禀陛下,内卫司报告,三天前,太子殿下曾与中山王世子短暂会面。”
  景帝闻言,目光骤然一凝,冷声问道:
  “在哪里?”
  “在太子宫!内卫司的报告说,中山王世子进入太子宫与太子殿下会面,过了半个时辰才离开。”林雨说。
  “既然消息来源于内卫司,那就不会有错了!”
  景帝脸色阴沉,声音颤抖着说:
  “朕就知道,朕的孩子们……就是被这孽子所害!真是罪孽深重啊!朕愧对历代祖先,竟养育出这样的逆子!”
  景帝说着,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位至高无上的大景皇帝,对这则消息的反应如此激烈,全因中山王并非寻常人物。
  中山王何许人也?
  他是景帝的亲弟!
  而且,他更是握有大景三十万雄兵的实权亲王!
  近年来,这位中山王已显出不受约束之势,似乎对景帝的权威日渐轻视。
  可以说。
  大景中山王的野心,路人皆知!
  景帝满面怒火,厉声道:
  “他与中山王世子私会,必定已与中山王这个贼子暗中勾结!真是可恶!
  “中山王就是在等待朕驾崩,朕一去,他恐怕就会举兵叛乱!
  “那时,这孽子或许还能继续做他的太子!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现场气氛剑拔弩张,林雨一言不发。
  景帝剧烈咳嗽后,目光骤然冰冷,射出刺骨的寒光,冷声道:
  “林雨,这孽子……留不得!”


  https://www.bqwxg.cc/wenzhang/99671/99671279/141414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