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王府弃子的逆袭之路 > 第187章 为何商人地位卑微

第187章 为何商人地位卑微


赵辰轻轻摇头:“非也,此非佳肴,乃是……香皂。”
  “香……”
  赵辰缓缓解释:“此乃灵皂,以珍稀皂荚为原料,炼制而成,不仅可用于洁净手足,还可用于浴池之中,其去垢效力非凡,甚至亦可用于涤清衣物,用后留有淡雅香气萦绕不去。”
  众人皆露震惊之色。
  夏侯婕瞬间好奇心大起,问道:“为何本公主在此之前从未有所耳闻?此灵皂既然功效卓着,本公主怎会全无所知呢?”
  一侧的郭海立即自豪地道:“公主殿下,此乃是家太子殿下亲自炼制的独特秘宝,外界难觅踪迹,公主殿下未曾见过也属正常。”
  “竟然是自家炼制?”夏侯婕一听,不禁微微一愣,目光凝向赵辰。
  身旁侍奉的小宫女小柔也歪着头,好奇地看着赵辰,显得天真烂漫。
  赵辰微笑着点头确认:“不错,这确实是由本宫亲手炼制,去污之效实乃奇绝。夏侯公主若感兴趣,不妨此刻便可亲身体验。”
  “真的可以吗?”夏侯婕虽显矜持,眼中却流露出跃跃欲试的好奇。
  而此刻,她也在心中暗自思量:赵太子所言若是属实,这灵皂今后用来沐浴洁身,岂非更胜一筹?
  “夏侯公主请随意体验!”
  夏侯婕当下不再客气,立刻决定试用。
  郭海眼神锐利,迅速安排仆役取来一盆清澈的灵泉水与柔软的手巾,供夏侯婕试用灵皂。
  夏侯婕毫不犹豫地拿起灵皂清洗双手。
  洗净后,她轻轻拭干双手,仔细查看并轻嗅手腕,脸上洋溢出惊喜之情:
  “这灵皂果真是奇妙之物,香气宜人至极。赵太子,你究竟是如何炼制出这样的法宝的呢?”
  赵辰口中随意应答:“本宫偶有所感,试炼之下,竟得此妙用,相较于寻常的香胰子或是澡豆,其效能可谓天差地别。”
  “确是如此。”夏侯婕点头赞同,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自从昨日初见赵辰,除了最初几句针锋相对的话语外,她对赵辰的印象越发欣赏。除了他英俊的面容,他还身怀炼制灵皂这般仙术,实在引人入胜,犹如笼罩着一层神秘的仙雾,令人不禁想要探寻其究竟。
  此时此刻,夏侯婕在心中暗自揣测,此次大齐联姻的对象,只怕非景国莫属了。虽然早已被告知还需与其他国家的王子接触,但她坚信,在这天下间,无人能及赵辰那般俊逸出尘!
  景国太子赵辰,如此人间仙姿,世间罕见。
  单凭这一点,他就已超越众多才子英雄!
  见夏侯婕满心欢喜的样子,赵辰微笑道:“夏侯公主若是喜爱,待公主启程归国之时,本宫便赠予公主一箱此灵皂作为离别赠礼。”
  “那就在此先行多谢赵太子了!这般礼物,实在是珍贵无比!”夏侯婕满心欢喜,内心雀跃不已。
  这便是她收到来自赵辰的礼物,且分外难得,独具深意。
  “夏侯公主太客气了。”赵辰摆手谦逊,继而命郭海照办。
  此秘境商业之事,已由本宫书写完毕,置于本宫修炼静室之案头,今日尔便可取去,依本宫所书之计策,着手筹备矣。”
  “遵命,殿主!微臣必不负殿主之期望!”郭海忙应声,面上满溢着激动之色,领命而去。
  此举实乃一大幸事,自此,太子宫之中,将添一项修行贸易,额外增添一道灵石来源,自此往后,我宫之财源便不必再如昔日般忧虑无措。
  此番推出的灵皂,其洁净之力惊人,且制工精巧,定能深受各界修士青睐,故此番贸易之举,必会有所斩获。
  夏侯婕闻此言,不禁一愣,看向赵辰,讶然问道:
  “殿主欲行商贸之事乎?”
  赵辰颔首:“正是,此灵皂,本宫正欲借此售卖。”
  夏侯婕闻此,不由得瞠目结舌。
  堂堂一国储君竟还要涉足商贸之途,此事既令人匪夷所思,又叫人揣摩不透。
  心中颇感震动。
  此时赵辰言道:“不仅如此,即便是本宫府邸内的珍馐美食,本宫亦于宫外设立了一处修炼者酒肆,专营此类佳肴,至今为止,盈利颇为可观。”
  听罢此言,夏侯婕更是惊奇无比。
  身旁贴身侍女也是一脸震惊,小口微张,显然是首次得知这位高高在上的储君竟会对商贸这类小事寄予厚望,且看似还将买卖做得有声有色。
  储君岂不应一心钻研治国修仙之道乎?
  见夏侯婕面露惊异之色,赵辰略作沉吟,开口问道:
  “夏侯公主如何看待那些行走于世间的商人?”
  夏侯婕略作迟疑,终是直言道:“世间各国,士农工商四阶划分,商人位居最下,身份最为卑微……在下以为,其因在于商贾之道终究难以登大雅之堂。”
  赵辰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一丝淡笑,回应道:“夏侯公主,您知晓商人地位低下,却不知为何商人会落得如此境地乎?”
  夏侯婕一时语塞,因为她从未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以往身为公主,自然无需对此类琐碎之事费心思索。

  故而此刻赵辰提出此问题,让她一时间哑口无言。
  她只知各国之间,商人皆被视为低贱之辈,商贾之行也被众人所轻视。
  “此问题在下确未曾深思熟虑,敢请教赵储君赐教一二。”夏侯婕将问题抛回给了赵辰。
  赵辰思索片刻,缓缓言道:“历来商贾追逐利益,唯利是图,更有甚者囤积货物,操纵市场,久而久之,对天下经济发展造成了严重影响。因此,各朝各代皆加以限制,以防更多人投身商贾之道。
  “然而,若要黎民百姓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令世间社会愈发兴隆发达,此种压制并非长久之策。唯有激励商贾活跃于市井,发展商贸往来,方能让国家繁荣昌盛。”
  鼓励商贾从商?
  夏侯婕闻此言论,满脸惊愕。
  身边郭海同样是一脸惊讶之情……
  他虽不解此道奥秘,却也明晓此言含义深远,“这……赵皇子之见解果真非凡独特……”夏侯婕一时语塞,唯有赞叹应对。
  因其中某些词汇她尚未通晓其义……
  赵辰淡然一笑,言道:“然若本宫他日登临仙殿高位,亦将约束商贸行走,不容其恣意妄为于世。”
  何故?
  盖因此时世间并未达到允许自由行商、激励世人投身商界的完善境地。
  至少需待机缘成熟,方可全面开放。
  否则的话!
  局面必将混乱不堪,各国朝廷刻意贬抑商人之位,并非见识短浅之举,实乃顺应当前社稷形势之必要选择。毕竟,在那更为繁盛的前世世界中,资本之物便是人们深感厌恶的存在,凡被其涉足之业,往往迅速被榨取殆尽生机,随之弃如敝屣,任由其凋零衰败。
  夏侯婕闻之,面色不禁微微凝重,愈发看不透赵辰。
  “殿下恕罪!”
  一名随从急匆匆前来,打断众人交谈,恭谨禀告:“皇储卫指挥使沈大人有紧急事务求见殿下!”


  https://www.bqwxg.cc/wenzhang/99671/99671279/141412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