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王府弃子的逆袭之路 > 第211章 柳静南的遗憾

第211章 柳静南的遗憾


“我看你对此道执着甚深……终究是舍不得拒绝,但也担心若被家父知晓,便借口说是其他的武道秘诀传授给你,谁知家父眼光如炬,在城外仅一眼便看出你修炼的是他的绝技,这秘密终究未能隐瞒得住……”
  赵辰心中再度震荡不已。
  这就是宗师的境界吗?
  仅仅是瞬间的眼神交汇,便能识破自己修炼的是他的秘籍,这一切自己竟毫无觉察!
  与此同时,他对独孤素素满心感激。
  还有,独孤素素对自己的情感……看来确乎是动了真情。
  这一认知让赵辰不禁由衷感到一阵欢喜。
  “素素……多谢你!”赵辰深深吸了一口气,凝视着独孤素素,温柔地道谢。
  独孤素素微微一愣,视线落在赵辰那英挺非凡的面容之上,片刻间失神之后,她的俏脸迅即染上了深深的红晕。
  近日,柳静南忧心忡忡,眉头紧锁。
  他是书法海选的甲等魁首!
  获得了千金的奖赏,并且声名鹊起,无数人登门拜访,皆因他的书法造诣而来。
  就算在此之前,在帝京城年轻一代之中他的书法已颇负盛名,但这回海选的胜利更是让他声震帝都,名声远播整个大靖王朝指日可待。
  然而!
  他所渴望的并非这些名誉财富,他在等待,期待礼部的召唤,期盼太子宫的诏令,然而左等右等,始终未见任何消息传来。
  相较于最近几天的名利双收,参加与东楚的大比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唯有那场大比,方能让他有机会亲近京都那些权贵之人,或许能得到他们的赏识,进而步入仕途,一步登天。
  但是,不论如何等待,却始终未曾等到任何传召的通知……这让柳静南心中五味杂陈,倍感苦闷。
  “少,少爷,有,有消息了!”正在此刻,书童慌忙从外面跑进来。
  柳静南立刻问道:“小柯,有什么消息?是礼部传来传召了吗?”
  然而书童摇摇头,瞥了柳静南一眼,回答道:“不是的,少爷,小的探听到,其他比赛的魁首们这几日都被召集而去,据说在礼部进行特殊训练,今天还将送往太子宫,由太子殿下亲自指导修炼……”
  “什么?难道与我无关?”柳静南惊愕不已!
  书童同情地摇了摇头。
  自家少爷实在是太惨了!
  别处的比赛魁首都已经过去了,甚至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而自家少爷仿佛被世人遗忘一般,至今仍未收到任何消息。
  “小柯,那你可知这次代表书法前往东楚对决的人是谁?究竟何人被选中代表咱们大靖呢?”柳静南迫切地追问。
  对他来说,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毕竟,他才是书法魁首,既然没有接到传召,那必定是有其他人代替他前去了……
  书童迟疑片刻,最终狠下心来禀告:“少主,贫僮探得消息,乃是礼部尚书院主杜大人之女——杜敏儿仙子,以书法魁首的身份前往应召。”
  柳静南闻此,眼中精光乍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
  这分明是背后操纵的结果啊!
  怎能如此行事呢?
  分明是他柳静南获得了修炼书法的第一席位,而那杜敏儿仅位列三甲之内,尚在他之下,她怎能代替他前去应对此次试炼呢?
  显然是杜奉英利用其高位权力,强行令其女得以参与其中……
  这怎能让人心服口服?
  柳静南脸色转瞬变得极不甘愿,却又一时之间无可奈何。毕竟对方乃赫赫有名的礼部尚书院主,而他虽出身书香世家,却哪里敢与其抗衡?
  “少主,咱们,咱们还是就此罢手吧……”书童柯儿轻声开口,心中同样满是不甘,然而面对如斯权贵大员,他们又能有何作为呢?
  与堂堂礼部尚书院主对抗,他们注定不会有半分胜算。
  柳静南心头满是愤懑,终是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说道:“罢了罢了,此事若说是礼部尚书院主私下操纵,倒不如说是太子殿下的旨意……”
  太子殿下?
  书童柯儿一脸困惑,朝自家少主望去。
  柳静南再叹一口气,解释道:“当日太子殿下亲临现场,对于谁才是书法魁首一事极为清楚。如今却没有我的份,看来唯有太子殿下的意愿如此啊。”
  书童柯儿听后,眼神骤然收缩,黯然神伤。
  若是连太子殿下的旨意都无法违背,那么他们更是无计可施了……
  只是为何?明明自家少主才是书法第一,才是修炼书法领域的魁首,唯有他亲自出马,方有可能在与东楚的对决中取得胜利啊!
  可为何太子殿下却钦点了杜敏儿前往?
  这其中的道理实在令人费解。
  正在此刻,柳静南冷笑一声:“既然太子殿下瞧不上我柳静南,那我就要见识一下,这位深受太子殿下青睐的杜敏儿仙子,究竟有何能耐,在与东楚的较量之中立足?”
  书童柯儿瞥了一眼自家少主,忙不迭地宽慰道:“没错,少主,您才是真正修炼书法的魁首,您的笔墨之道远胜那杜小姐,此番未曾请您过去,实乃他们的损失!”

  听见书童柯儿的安慰,柳静南的心情稍有舒缓,答道:“好,待到大比之时,我们定要去亲眼目睹一番,看看这位杜小姐究竟是如何在比试之中……取胜的。”
  还想赢得比试吗?
  简直是痴人说梦!
  那杜敏儿的书法修为,在当日的比试之中他早已看透,不过尔尔。
  相较于他柳静南而言,差距仍然不小。
  凭这样的修为,又怎能与东楚的一流书法大师一较高低呢?
  只怕届时唯有落败一途!
  这就是无视他柳静南存在的后果!
  在这年轻一代之中,无人能在书法之道上超越他柳静南,即便那位太子殿下也不例外。
  “遵命,少主。”书童柯儿点头答应,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同时亦存有一丝惋惜之情。
  原本还期盼着自家少主能够成为太子殿下的亲近之人,可未曾想竟未得太子殿下一顾,甚至连这场炼道比试都没能让自家少主参与,此情此景,实叫人心中难以释然。
  然而事已至此,无可奈何。
  此刻,太子宫内。
  独孤青羊在太子宫留宿一夜,清晨醒来,便唤来杨大力,将其置于面前,对他周身施展一系列玄奥的修炼锤炼之法。
  杨大力自也不敢有所抗拒。
  他并不清楚独孤青羊此举之意,但这可是名震一方的修真大宗师,即便真要对他有所作为,他也只能默默承受,无法有任何抗拒之举。
  于是便任由这位大宗师施为。
  待独孤青羊施法完毕,面上却流露出满意的神情,道:
  “天生灵体,不曾想你竟是个异禀之才,更奇的是,你体内竟无丝毫真元根基,不知多少高人看走了眼。能被你们家殿下去寻回,足见你们家殿下的慧眼独具,竟能发现你这块深藏不露的灵石。”
  闻听此言,杨大力不禁愣住。
  大师的意思是……对自己极为赞赏?
  那么,莫非会收自己为弟子?
  可转念一想……
  或许他会推荐自己给他的侄女——独孤清霜为徒!
  若真如此,那就再好不过了!
  杨大力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赶忙问道:“大师,那弟子是否有资格拜……清霜仙子为师呢?”
  独孤青羊面色平静,并未立即应允或否定,而是缓缓言道:
  “不得不承认,你天赋异禀,确实非常适合修炼贫道的功法。只是你自幼未曾打好根基,虽然潜力无限,犹如未经雕琢的玉石,然而要想真正踏上修真之路,走得更远,却并非易事。”
  “大师,您这是……”杨大力一时愕然,独孤青羊的话语仿佛一盆冷水泼在他的头上,让他从头凉到脚。
  何谓踏上修真之路不易?
  难道自己还未涉足修真之道?
  这怎么可能……
  此时赵辰走至近前,自然也听见了独孤青羊的话,遂接口道:
  “独孤大师,若杨大力确有资质,还望大师能促成清霜仙子收他为徒之事。”
  听闻赵辰所言,独孤青羊转向他,淡漠地道:
  “赵太子身为皇室子弟,手握众多高深秘技,亲自教导此人,以其底蕴,想必也不会相差太远吧。”
  当然,即便掌握了诸多秘技,若无深厚的真元修为支撑,那些秘技也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威力。没有合适的内修功法,仅凭所谓的一腔热血与辛勤努力,又怎可能修炼出真正强大的真元力量?


  https://www.bqwxg.cc/wenzhang/99671/99671279/141412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