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王府弃子的逆袭之路 > 第212章 杨大力的懊悔!

第212章 杨大力的懊悔!


独孤青羊的回答让赵辰与杨大力皆是一愣。
  其言外之意岂不是拒绝让独孤清霜教授杨大力修真法门么?
  这对于杨大力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论是独孤青羊还是独孤清霜,在修真之道上的造诣都远远超过赵辰。即便是赵辰倾囊相授,也抵不过独孤清霜或是独孤青羊的亲自指点一二。
  故此,怎能如同独孤青羊所说一般呢?...
  赵辰当下便微笑回应:“独孤前辈过誉了,在下只是略懂些许剑意而已,对于真正的修炼之道,在下可谓是一无所知,甚至不敢妄称知晓。”听见赵辰的回答,独孤青峰瞬间笑意盎然:“赵公子今日倒是学会了含蓄,昔日不是自称能自创灵诀,并且一创便是多种吗?你昨日施展的剑意便包含了七种变化,是否在你体内隐藏的灵诀远超七种呢?”
  杨定风闻此言语,表情不禁微妙起来,察觉到独孤青峰话语中暗藏的调侃之意。
  赵辰轻轻摩挲鼻尖,以缓解一丝尴尬。他心中思量,这独孤青峰身为一代大宗师,竟然还记得昨日自己随口所说的话,与自己这般计较。
  但他并未矫饰,坦诚道:“独孤前辈所言极是,在下确实掌握的灵诀不止七种。至于具体数目,在下未曾一一细数,但数量必定超出独孤前辈的猜想,且只多不少。”
  他的确并非夸大其词,脑海中那些武学秘籍,承载着一个完整世界数千年的修真智慧,怎么可能仅止七八种?
  独孤青峰闻此言,面色微显郁悒:“罢了罢了,无论你掌握了何种数量的灵诀,其根源终归在于自身的修为。想要让你的修为超越他人,还需要深厚的真元底蕴为基础。否则即便你手中握有再多高深莫测的灵诀,亦是无济于事。”
  “谨遵前辈教诲,在下铭记于心。”赵辰点头致意。
  独孤青峰果然不愧为大宗师,一句话便点破修真的真谛,尽管赵辰深知真元底蕴的重要性,但此刻独孤青峰能够如此直言相告,足以体现一代宗师的胸怀。
  然而要让杨定风正式拜入独孤青峰门下,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于是赵辰向杨定风递了个眼神示意。
  杨定风心领神会,但他却无法令独孤青峰应允此事——毕竟,让一位大宗师收自己为徒谈何容易!
  此时此刻,杨定风只能面带愁容地站在原地,内心充满了懊悔。早知如此,他应当当初立即答应拜独孤青峰为师,而非轻视她,认为一个女子无法教授自己修真之道,甚至还提出要与之切磋……
  如今回想起来,他真想给自己一掌,让自己陷入昏迷,从而避开这一错过宗师传承的大错!
  对此情景,赵辰在心中深深叹了口气。从独孤青峰的态度来看,他对收杨定风为徒一事并不热衷,此事处理起来颇为棘手……
  若是在独孤山羊尚未驾临之前,独孤素素一旦首肯,即便此刻独孤山羊反悔,亦无济于事。
  毕竟,拜入师门之举已然完成,又岂能轻易废止?纵然被逐出师门,那也是曾经得蒙师恩,习得武道,此般底蕴已足以应对诸多变故。
  但如今问题恰恰在于,尚未行拜师之礼,故而独孤山羊此刻阻止,自然难以促成师徒关系的建立。
  然而细思之下,独孤山羊的话语中似有转寰之地,并未将此事断绝干净。毕竟他对杨大力的根骨资质甚为满意,只是遗憾其尚未根基扎实,踏入修炼之道显得尤为不易。
  赵辰思索片刻,言道:“宗师,本座今日尚有要紧之事需料理,如有所需,尽管告知大力便可。”
  “大力,吾宫内书斋藏有数坛佳酿,今日便取一坛……与众位宗师共饮。”
  闻此,杨大力神色一震,顷刻间精神焕发。
  修道者喜好醇厚烈酒,殿下所藏之烈酒,定会让眼前的宗师赞不绝口。待宗师醉意微醺之际,或许便会答应接纳独孤大人成为弟子!
  “遵命,殿下!属下必定竭诚与宗师品酒畅谈!”杨大力心知肚明,心中感激涕零。
  殿下如此看重自己,竟不惜拿出稀世珍酿,只为助自己达成心愿。自己万不可辜负殿下的期望啊!
  听闻饮酒一事,独孤山羊略作沉吟,答道:“确有一段时间未曾沾酒了,一路行程之中,亦未曾品尝到好酒滋味。
  “好吧,赵皇子,你便先去忙你的事务,不必顾忌老夫!”
  赵辰应声点头,不再多言,径直朝偏殿而去。
  参与大比试炼的各路修士,自清晨起便由礼部尚书亲自引领至此,此前已在礼部完成了初步的修道礼仪训练。然则这两日内,还需经由赵辰最后的点拨指导。
  然而赵辰刚欲迈步向偏殿走去,却巧遇正欲出门的郭海。
  “草民叩见殿下!”郭海匆忙行礼。
  见到郭海,赵辰想起了香皂坊的事宜,遂开口询问:“郭海,昨日香皂坊开业情形如何?”
  原来昨日因独孤山羊突至,郭海不敢打扰,因而未曾前来禀报,赵辰也就未曾传唤询问详情。故而并不清楚香皂坊开业当日的具体状况。

  郭海立刻回道:“殿下,昨日香皂坊甫一开业,虽访客不算众多,但也入账了十几枚灵石呢!”
  从郭海激动的神情中可见一斑。
  赵辰微微颌首,说道:“那便甚好,本座信你有能力妥善打理香皂坊。这几日本座事务繁忙,府上的诸般杂务便劳烦你多费心了。待到大比结束之后,本座必当重重赏赐于你。”
  郭海闻此,更是感激涕零,急切地道:“殿下,此乃草民分内之事,能够为殿下您排忧解难,便是草民之荣幸……”
  赵辰含笑拍了拍郭海的肩膀,道:“好,你去忙吧。”
  “遵命,仆从退下。”郭海满脸洋溢着喜悦与敬意,心满意足地退往远处。
  赵辰这才意识到,尚未给予郭海服食洗髓清心露,秦昭昭与萧长风也同样未曾品尝过此等灵液。
  不过目前而言,看样子他们三人暂时还不需服用此类灵药。
  围绕在自己身边的这位内奸究竟是谁,抑或其实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内奸,这一切依旧扑朔迷离。
  依照背后的那位对独孤素素恨之入骨的程度,若是真有内奸存在,理应会持续不断地对她实施暗杀行动才对。
  然而,在独孤山羊到来之前,针对独孤素素的一次暗杀都没有发生。
  据此推断,赵宇之所以得知自己将一件火灵器赠送予萧长风之事,恐怕并非源于身边潜伏的内奸,而是另有其因。
  然而具体情况尚待考证,此刻亦无需急躁。
  赵辰步入偏殿,礼部尚书杜奉英即刻上前恭敬行礼:
  “微臣拜见太子殿下!”
  赵辰微微点头,扫视殿内群臣,随后宣布:“自今日起,诸位皆留宿于太子宫中,直至比试正式开启。”
  这两日光阴,他誓要令这些人的修为得以大幅提升!
  皇宫之内,御书房中。
  景帝正在批阅政事,一旁站立着王庆之。
  景帝开口询问:“王相,各国观礼使团都已抵达帝京了吗?”
  王庆之躬身答道:“回陛下,各国观礼队伍确实已齐聚帝京。”
  景帝点头示意,目光落在王庆之上,缓缓发问:“王相,对于这次盛会的大赛,你有何见解?我大景朝……胜算几何?”
  胜算几何……身为老臣的他又怎能知晓?
  关键是,此事并不归他负责啊,而是由那位太子殿下一手操办,至于筹备情况如何,竟是一点消息也没听说。
  王庆之心中腹诽不已。
  “陛下,老臣倒听说太子殿下早已从民间选拔出参赛人选,想来太子殿下方才有十足把握啊。”王庆之回应,并未提及自己的看法,只提赵辰是否有把握。
  毕竟此事终究由赵辰筹备,胜算如何之事又怎好问他呢?
  应当去询问赵辰本人才是正理。
  纵然自己身为一国丞相,但这父子二人既然已有定夺,再来向他打探又有何用?
  王庆之心里多少有些不悦。
  景帝闻听王庆之所言,神情略作沉吟,说道:“朕也知道此事,只是关乎皇族之间的比试,太子那边却始终不见动静,太子究竟意欲何为,朕也是摸不着头脑,王相你来揣测一下,太子他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赵辰究竟有何图谋?
  不知晓啊……
  上回追问时,自己竟然醉醺醺地回府,昏迷了两天才彻底清醒过来,脑袋到现在还晕乎乎的……
  也不知那次饮下的究竟是何种佳酿,太过醉人,以至于这几日他看见酒就犯恶心。
  他这辈子从没尝过如此霸道的美酒!
  “陛下,此事老臣实在不明啊,想来太子殿下定有所筹谋吧。”王庆之如是回复。
  景帝眉头紧锁……
  他思及要唤赵辰前来探寻究竟,然而赵辰此刻似是正忙于修炼,故他强行按捺下了此念。
  只是,对于这一切,他也同样毫无头绪。
  世俗界已在筹备之中,井然有序,然而仙廷这一边又是何状况呢?
  赵辰心中所谋,对他而言始终如云遮月,难以揣摩。
  景帝并未执着于此,转而提及另一桩大事:“王丞相,此次仙道大比,还需阁下劳神一二。我大景身为东道国,唯有丞相您亲自出马,诸国方能确信我大景并无懈怠之意。”
  “微臣遵命。”王庆之深深一揖,恭敬接令。
  本次仙道大比交由王庆之全权主办,此举关乎整个国家颜面,各仙国亦遣使观摩,派出之人或是皇子,或是公主,再不济也是各自国内举足轻重的大能人物。


  https://www.bqwxg.cc/wenzhang/99671/99671279/141412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