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王府弃子的逆袭之路 > 第216章 叶婵娟!

第216章 叶婵娟!


正如赵辰所料!
  听闻叶婵娟的话语,他的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原本以为仅仅是寻常的外交事宜,却不曾想周边两大强国居然均派遣自家容貌出众的公主亲临此地,且纷纷出现在他的面前……
  夏侯捷直言不讳,前来是为了与自己修道联姻。
  然而叶蝉娟却没有直说与此事相关,却表示欲与大靖仙朝建立深厚关系,却并不亲自寻访景皇,反而找上自己寻求协助,此举岂非多此一举?
  显然,叶蝉娟的真实意图,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而是对我抱有目的!
  不曾料想,这个看似温婉娴静,毫无心机,气质犹如邻家仙子般的绝代佳人,竟然也会有这样的念头。
  诚然!
  观人不可仅凭表象,表面的东西往往难以尽信。
  赵辰悄然运转《读脸鉴心术》与《识人悟道术》,暗暗地探寻眼前这位叶蝉娟的真实心意。
  尽管至今为止,叶蝉娟正如她的名字一般,清雅脱俗,犹如出尘仙子。
  赵辰稍作停顿,语气悠长地道:
  “叶仙子所提之事,确乃旷世盛举,不过,叶仙子何以会选择向本王求助呢?
  “两国修道联盟之事,本王即便在先皇面前,也无法单独决定。
  “更何况,此事还需经过朝中仙卿们共议,才能得出最后结论。”
  叶蝉娟微微抬眼,远山般的秀眉轻轻扬起,眼中似含秋水波动。
  她凝视赵辰片刻,微笑说道:
  “小女子久闻赵皇子乃是景国修行界第一俊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甚至远超小女子之前的想象……赵皇子的姿容,应当誉满天下才对,而非仅仅局限于景国之内。”
  赵辰微微一愣。
  此女竟这般直率?
  他还从未遇见过有人如此当面赞美他的相貌出众,令他在刹那间有些失神。
  然而赵辰很快恢复平静,淡然一笑:
  “肉体容貌终归只是过眼云烟,是否出色其实并不重要,就如同叶仙子您这般倾城之姿,真正吸引人的,还是内在的灵魂……而非这易逝的美貌。”
  叶蝉娟美眸微敛:“灵魂?”
  赵辰颌首:“所谓美艳皮囊千篇一律,唯有有趣的灵魂方能万里挑一。纵使美艳之颜使人追捧不已,但有趣的灵魂更能令人陶醉其中。”
  叶蝉娟神情微变,似乎颇为惊讶,沉默片刻后,她嫣然一笑:
  “赵皇子的见解独特非凡,小女子还是首次听到这般言论。
  “实乃趣味盎然,趣味盎然。
  “如此看来……赵皇子既是拥有惊世容貌,又兼备……那独特的有趣灵魂。”
  叶蝉娟注视着赵辰,言语轻柔动听,笑容灿烂。
  赵辰心中一凛!
  这位叶蝉娟……究竟是真情流露抑或是有意撩拨?
  穿越至今,他还是初次遭遇如此奇特的女子。
  赵辰并未因叶蝉娟的恭维之词而得意忘形,反而提高了警惕。
  他转移话题,言道:
  “叶仙子,我大景倘若能与贵国修道界结盟,必将是万古难逢的大喜事。
  “但是此事并非本王一人便可拍板决定,亦非先皇可以独断乾坤。
  “当然,叶仙子此次来访之意,本王会立即禀告先皇,请他召集三公与众仙卿共同商议,随后再与贵国修道界正式深入研讨此事。”
  北赵是否真心欲与大景结盟姑且不论,无论如何,赵辰此举的话语确是合乎情理之举。
  叶婵娟焉能不明此中之道?两国共谋友好结盟,并非仅凭帝王一言即可定夺之事。
  实乃需朝臣共商,详尽考量其中之利益得失,方能决意行事。
  然而,叶婵娟却径直寻至他身畔,令其向景帝提及此事,促成两邦联姻。此举风格……看似略带稚气与无知。
  纵然她不通世事,可北赵的使者必然深谙其中门道,故而叶婵娟此举恐怕确有所图,是为了他而来。
  所谓联盟一事,于她口中不过随口一提,借以作为借口罢了。
  闻听赵辰之言,叶婵娟面色微显失落。
  未闻赵辰应允直接相助,似乎并非其所期许之事。
  她思索片刻,点头应声道:
  “赵殿下所言极是,是妾身思虑不周矣……”
  赵辰淡然一笑,回道:“叶公主言重了。”
  正在此时,叶婵娟略作犹豫,随后言道:“今晨未曾进食,不知妾身是否有幸能在赵殿下的府邸之中……品尝一顿饭食?”
  赵辰稍感惊讶,觉得这位叶婵娟……行事作风颇为独特。
  怎会有女子登门便开口索求饮食之理?
  赵辰立刻朗声回应:“实是本王疏忽,即刻命人设宴,让叶公主品味一番我大景之地的佳肴美馔!”
  叶婵娟浅笑盈盈,柔声道:“那就多谢赵殿下了,给赵殿下带来麻烦,妾身在此赔礼了。”
  “叶公主过谦了。”赵辰含笑答道。
  赵辰旋即唤来侍从,下令备宴。
  面对叶婵娟这突如其来的请托,赵辰自不可拂逆其颜面。

  只是,这叶婵娟……似乎过分纯真得令人难以置信。
  然则,这样一个女子,真能成为一国长公主吗?
  据其所知,叶婵娟乃是当今北赵皇帝的长女,早在豆蔻年华之际,便已被册封为长公主。
  这个通常加诸于皇帝胞妹之上的尊贵封号,却破例赐予了这位皇室长女,使得“长公主”这一称号,在北赵境内承载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因此,她真会如表面般单纯无邪吗?
  显然绝非如此!
  此宴固然只是小型家宴,赵辰并无必要为了款待叶婵娟,铺张举办一场奢华盛宴,那样只会徒增郭海的忧虑。
  “赵殿下府中的菜肴,竟美味至此……”宴毕,叶婵娟衷心赞叹道:
  “在大赵疆土之上,妾身从未品尝过如此美味的食物,赵殿下的盛情款待,让妾身心生欢喜。”
  “能让叶公主感到满意,便是本王之荣幸。”赵辰微笑以对,神情泰然。
  叶婵娟又道:“盼在妾身离开景国之前,还能有机会再度享用这般美味的膳食。”
  赵辰微笑不语。
  此女果然非同寻常,言语之间……暗藏玄机。
  就如同他前世所见过的那些女修行者一般,巧妙地布下情感的迷魂阵。
  宴席散场,叶婵娟顺应时机提出了离去之意,赵辰亲自相送至瑶池仙宫之外。
  然而正当叶婵娟即将踏入灵云软轿之际,一辆祥云马车翩然而至,自车上走下的是夏侯婕及其随行修行者们。
  夏侯婕见到叶婵娟,美眸骤然收缩,情不自禁地轻唤一声:
  “叶,叶婵娟仙子……”
  叶婵娟闻声,抬起秀目瞥了一眼夏侯婕,微启朱唇,绽放出一抹温婉的笑容:
  “原来是齐国三公主夏侯婕仙子,幸会。”
  言罢,叶婵娟便悠然踏入软轿之中,乘风而去,留下一道飘渺的仙踪。
  夏侯婕则愣在原地,望着渐行渐远的仙云软轿,半晌未能回神。随后,她的眼神交织着复杂的思绪,转向赵辰询问道:
  “叶,叶婵娟仙子……她是来寻访赵皇子殿下的吗?”
  赵辰轻轻点头:“正是来找本宫的。”
  夏侯婕紧咬贝齿,追问道:“敢问赵皇子殿下,叶,叶公主仙子此番前来,所为何事呢?”
  赵辰目光深邃地看了夏侯婕一眼,心知她心中所想,却只淡淡地道:
  “不过是前来与本宫相识,并无特别要事。”
  夏侯婕闻言,不禁微微皱起眉头。贾明义在一旁也看出赵辰并未吐露实情,但他此刻不便强行追问,那样做未免失礼。
  赵辰转移话题,向夏侯婕发问:“夏侯公主仙子这么快就回来了?莫非并未寻得贵客,抑或是发生了何事?”
  夏侯婕点了点头:“我们要找之人并不在此,故而先行返回了。”
  其实她本欲寻找叶婵娟,如今既然得知叶婵娟亲自来寻赵辰,那再去已然没有必要。显然,北赵此举意在借叶婵娟这位天底下公认的仙姿女子,试图拉拢景国。
  想到此处,夏侯婕内心不由得泛起一阵苦涩。比起叶婵娟,自己确乎没有什么优势可言。就算能与赵辰亲近,面对叶婵娟的倾城之姿,自己的胜算恐怕不超过三成。
  毕竟,叶婵娟犹如仙子一般,凡女望之皆自愧弗如,正如赵辰令世间男子自惭形秽一般。
  此刻,夏侯婕内心五味杂陈。叶婵娟与赵辰可谓是天作之合,那么自己若是主动接近赵辰,岂非是自取其辱,终究只能落个自讨没趣?
  原本她设想通过提前入住瑶池仙宫,贴近赵辰身边,或能让赵辰对她生出情愫,即便不成也能让赵辰对她有所好感,既能攻又能守。
  但现在看来,叶婵娟仅仅站在那里,便足以令天下男子为之痴迷,自己又怎能与其抗衡?
  于是,夏侯婕心中涌现出诸多感慨,神情一时黯淡了下来。
  “原来如此。”赵辰颌首,未再多言,而是提议道:
  “夏侯公主仙子想必尚未用过餐食吧?不妨先去享用些灵膳。”
  夏侯婕并未推辞,当下应允:“那就麻烦赵皇子殿下安排了。”
  赵辰淡然含笑,微微颔首,引领着众人步入府邸深处。
  随后他唤来随从,安排为夏侯婕等人准备灵膳,他自己却并未停留,转身返回了侧殿修炼之地。
  先与内务堂堂主王庆之和执法堂副堂主赵进出面交流,之后又款待了丹药师叶婵娟,这些事务已占据了他不少修行时刻。
  身为修真者的他,深知必须亲临训练场监督弟子们修炼,即便他已经传授了他们修炼之法,但若不能悉心实践,修炼成果便无法得到保障。
  于是赵辰来到了偏殿修炼场地,只见众人正在如火如荼地修炼各自的灵技。
  礼部侍郎杜奉英正率领着大家刻苦操练,既有团队战演练,也有个人修为的磨砺,因而在组织和协调上颇为棘手。
  此刻见到赵辰归来,杜奉英忙上前一步,特意提出自己的忧虑:“殿下一脉,如此这般,该如何应对?”言语间流露出不安之情。

  赵辰仅略作审视,随后淡然答道:“此番比试胜负关键在于整体实力,并非一两个项目的得失所能定乾坤。况且我等修真者仓促备战,东楚一方同样来不及深谋远虑,故此无需过分忧心,团队比试的胜负并不重要。”
  听闻赵辰此言,杜奉英不禁一愣,旋即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不错!最终的胜败要看累积获胜项目的多少,纵使团队比试失利,尚有个人比试可以挽回局面。
  如此一想,杜奉英心中压力瞬间减轻许多。既然此事是由殿下一脉主导,即便是失败也并非他的过失,最多只会遭受无关痛痒的训诫罢了。
  然而,杜奉英内心仍渴望能在最后的比试中夺取胜利,若是取胜,他也将分享这份荣耀,毕竟整个准备工作他都参与其中。
  总而言之,唯有取得胜利,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赵辰逐一观察每位弟子修炼成果,发现原地射术和骑射之人进步最为显着。
  他原本计划打造一把独特的法宝级长弓,例如一种简化版的复合灵弓。
  然而转念一想,考虑到届时比赛所使用的弓箭需一致,倘若使用新型灵弓,东楚一方必然不同意,遂暂时搁置了这个念头。
  另外,复合灵弓乃是一种威力巨大的法宝,在此时不宜公开展示,最合适的方法是暗中赐予二十四梅花卫或是十龙卫。
  至于射术方面,弟子们的修炼效果令赵辰颇为满意,再加上运用他传授的独特修炼之法,无疑更添竞争优势。
  再来看书法研习的杜敏儿,通过临摹赵辰的法书真迹,她的书法技艺已有了深厚造诣,修为明显提升,料想在即将举行的东楚比试中应当不成问题。
  至于刀法和剑法修炼者,赵辰也分别传授了他们一门惊世刀法和一门夺魄剑法,其招式奥妙不亚于任何刀法或剑法大宗师的创立,因此在这方面的表现也不会有问题。
  然而当赵辰看到棋艺修炼者的表现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此棋道非一日之功,全赖个人灵光一闪的洞见,他人难以援手。即便赵辰提供了诸多古谱以供研习,成效仍旧难以言表。
  棋局变幻莫测,最难揣摩预测,唯有那些世间罕有的修道高人,或是达到了掌控天地棋盘境界的大国手,才能驾驭其中奥秘。因此,赵辰也无法直接插手提升棋艺。
  他所能做的只是布设几局精深棋局以启迪思维,教授些许开篇布局之法以及隐蔽的手法。除此之外,再深入的造诣,则非他所能助力,一切唯待个人的修炼机缘。
  在这决定命运的较量中,如果有一项最容易落败的比拼,恐怕便是这棋艺之争了!在赵辰看来,那些挑选出来的人在他面前对弈,不过寥寥数回合,便会败在他的手下。
  皇宫之内,景帝正在紫微宫批阅仙令,忽见太师楚鸿英匆忙闯入,眉头紧锁,向景帝行过礼后,默默递上了此次各仙域使者团的名册。
  景帝心中纳闷,问道:“楚鸿英,此举何意?这份名册朕早已览阅,这其中有何异常?”
  楚鸿英一脸严肃,缓缓说道:“陛下,您是否察觉到,此次到来的八方使者团中,各自都有一位公主或是容貌出众的仙子随行?”
  景帝微微一愣,反问:“这又有何特殊之意?”
  楚鸿英语气凝重地道:“陛下,北方赵氏天域派出的乃是被誉为天下第一仙颜的叶婵娟,西方齐天仙域则由姿色双全的三公主夏侯婕领军而来……”
  “南方仙国虽仅遣一黄衣仙子,但老臣已查明,其使者团中竟也隐藏了一位倾城倾国的仙子!至于晋仙国,表面上由一位仙官带队,但实际上,晋国九公主,据说貌美如花,也将秘密同行……”
  楚鸿英细细陈述各国使者团中那些引人注目的仙子。景帝听得心头一震,蓦然意识到此事背后必有蹊跷。
  “太师,这么说来,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景帝立刻追问,敏锐地觉察到其中的不同寻常之处。
  楚鸿英低沉回应:“陛下,老臣还听说,那天门天尊之子,也将会降临此地。”


  https://www.bqwxg.cc/wenzhang/99671/99671279/141411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