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王府弃子的逆袭之路 > 第147章 中山王的试探!

第147章 中山王的试探!


萧嫣然看向赵辰,疑问道:"殿下,可是发生了何事?"
  赵辰点头,并未掩饰实情:"父皇病重垂危,恐怕就在近两三天的事了。"
  萧嫣然一听,惊讶之余迅速掩住嘴巴,一脸惊愕。
  随着夜色降临,大靖皇家园林北苑之中,各宫殿之内,各国潜藏在帝京城中的密探不惜一切代价重启联络,纷纷向各自的派遣使者传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大靖仙皇……即将驾鹤西归!
  南国驻所内,大皇子南宫敬城再次跪在穿着黑色长裙的绝美女子面前。
  女子沉声说道:"谁能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竟会发生这样的变故,一旦景国仙皇驾崩,恐怕景国将会陷入一片混乱。"
  南宫敬城回应:"那我等该如何应对?"
  黑裙女子沉吟片刻,道:"对于景帝之死,我们无能为力,毕竟此事非人力所能左右。"
  南宫敬城思索之后建议:"母帝,不如我们也趁此机会分一杯羹!"
  黑袍女修士瞥了他一眼,刹那间眼底蕴藏着冰寒之意,森然反问:“怎地?方才才允诺册封你为储君,转眼你就显露愚痴了吗?你以为我们是来争夺修炼资源的么?真是荒谬至极!”
  南宫凌尘面色骤变,匆忙叩首:“师尊恕罪……是弟子失察了!”
  黑袍女修士冷哼一声,说道:
  “哼!你最好不是真的愚蠢透顶,景国一旦内乱,西齐与北赵之间的两国争斗,说不定就会演变为两国联手夹击!
  “那时我们南疆国……还能置身事外、安然无恙么?你究竟是想沦为他国附属的修士领袖,抑或是日后自由自在地担当南疆国的真龙之主,你自己心中要有数!”
  南宫凌尘立刻再度磕头:“弟子知错了!”
  黑袍女修士冷冷地道:“密切关注各派势力动向,一旦有任何异常迹象,立即禀告于我!”
  “遵命,师尊!”南宫凌尘如释重负,急忙领命。
  “罢了,你可以退下了。”黑袍女修士道。
  “弟子告退!”南宫凌尘恭敬地退出秘室,出门后仍旧长出一口气。
  这位与自己并无血脉关联,甚至连年纪都只比自己大些许的师尊,始终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面对她时仿佛是在面对一座难以逾越的巍峨仙峰。
  或许是因为都是修炼者的原因,面对修为高于自己的人,他会感受到更为沉重的压力。
  南宫凌尘离去之后,秘室内,黑袍美女修士凝视远方,陷入了沉思。
  若景国仙帝驾崩,加之现如今中山王府大军压境,景国……只怕真的要陷入动荡不安之中了。
  到那时,南疆国也将不得不选边站队,否则难免沦落成西齐与北赵铁骑践踏下的牺牲品。
  对他们来说,要么归顺他国,要么陨落在修真界的残酷竞争中……毕竟如今已无法再像往常那样与景国形成坚实的同盟了。
  黑袍美女修士缓缓开口:
  “但愿……景国能顺利渡过此次劫难吧,万一景帝驾鹤西去,那位太子殿下……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支撑起整个景国呢?怕是难上加难呐。
  “景帝啊,景帝,你与仙帝前辈私下订立的秘密盟约,看来这次是真的难以维系了啊……景国要是这时候乱起来,那南疆国……就只能违背约定自保了。”
  静安宫内。
  叶婵娟同样得知了这一消息,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白天赵辰匆匆离去的情景。
  “难怪这位景国仙帝未曾露面,原来他的仙躯状况已然恶化至此了。”叶婵娟若有所悟,随即唤来了此次出使的大赵国使节魏前,淡然下令:
  “速将此情报传回我大赵国,交由陛下裁决!”
  “谨遵公主殿下旨意!”魏前立即领命而去。
  叶婵娟又问:“那位天尊之子呢?至今尚未露面么?”
  魏前摇了摇头:“禀公主殿下,仍未传来任何踪迹的消息。”
  叶婵娟微微拧眉,说道:“难道消息有误?否则的话,这位天尊之子此刻理应已经出现了。”
  魏前不明所以,未能给出答案。
  绝美的叶婵娟挥挥手示意他退下,道:“罢了,既然没有消息,那就没有吧,总会等到消息的。你先下去吧。”
  是,下属遵命退下。魏前立即退下,急速筹备将景帝即将飞升的消息传回宗门之内。
  此刻。
  夏侯婕自然也收到了此情报,她与贾明义在殿内对此事展开讨论。
  夏侯婕心中五味杂陈,叹道:“这景帝……飞升的时间点真是太不合时宜了啊。”
  贾明义却反驳道:“公主殿下,这对于我大齐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啊!”
  夏侯婕的心情变得更加纷繁复杂。若大齐借此机会痛下杀手,那么她与赵辰之间的缘分恐怕就此断绝,过往的一切都将化作镜花水月。但这并非她所能决断之事,身为一名女修士,即便贵为公主,也无法撼动乾坤,更别提她只是一个没有掌握实权的公主。
  此时,其父宗主必然已不再考虑与景国结盟的可能。

  “公主殿下,此事下官必须马上禀报宗门,由尊上做出决策!”贾明义言毕,随即着手安排传讯事宜。
  夏侯婕紧咬银牙:“等等!再看看情况吧。”
  然而!
  贾明义严肃地回应:“公主殿下,我们可以等待,但赵国未必会给咱们这个时机!务必尽快将此消息传达给大齐宗门!”
  言罢便毅然转身离去。
  夏侯婕面色铁青,愤怒不已!这个贾明义简直是把她视若无物!
  愤恨之余,她的心绪更是纠结至极,最终离开大殿,仰望星空,轻轻自语:“对不起,赵辰,我只是个弱女子……我无计可施……”
  东楚境内。
  楚阳得到这一消息,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景国皇帝此刻即将飞升仙界,那之前的一系列比试岂非成了徒劳?
  楚阳思量片刻,内心倍感憋闷。景国皇帝飞升,各路势力皆虎视眈眈……而对于东楚来说,此时此刻却无法施展任何手腕,难道大楚也要硬生生挤进齐国与赵国这两个庞然大物之间争食吗?此举只怕会引起轩然大波!
  无论如何,一旦景国内乱,对于大楚来说,就如同水中捞月,一切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真是叫人愁肠百转……相较于今日败北的比试,此事更让人懊恼不已……
  太子府邸。
  赵辰正于书斋之中静阅卷宗,杨大力恭敬敲门而入,递上当日比试的结果。
  “殿下,今中午间的棋艺对决……大景获胜!午后刀剑较量,我们也取得了胜利,不过,在武术竞技上,我们不幸败北。”杨大力简洁明了地报告道。
  “很好!”赵辰听闻,脸上不禁洋溢出喜悦之色,一边浏览汇报一边说道:
  “朕就知道我们会赢,果然是好事一件!”
  这份捷报来自郭海,其中简单概述了各位参赛者的表现。
  首先是皇甫甲!
  他表示在自己离场之后,曾一度被对手压制,但在关键时刻,竟然施展出宛如仙人落子般的……惊天一棋,从而锁定胜局。
  皇甫甲由此一举成名,声威大振!
  赵辰看着不禁微微一笑。
  那并非真正的仙人落子,也非真的被压制,实则是皇甫甲巧妙地行走在那些千古难得的棋局之中,成功诱导对手步入陷阱!
  这位坚韧不拔的棋士,终于还是迎来了转运的时刻。
  赵辰心中亦是感慨万分……
  在遥远的修行世界里,张刀张剑这对修炼刀法与剑法的双胞胎兄弟,甫一登台,便毫不犹豫地施展出自家独特的刀诀与剑意,瞬间将对手陷入难以抵挡的困境之中,轻易地赢得了胜利。
  赵辰微微颌首,心中的推测得到了证实……除非面对那些大宗门的杰出弟子,否则传授了张刀张剑那些独步天下的招式之后,他们是绝无可能败北的。
  实际情况正如所料,来自东楚的队伍中,并未出现任何大宗门弟子的身影。
  前三位选手已经将大景的实力推向顶峰,然而当轮到修炼武道十年上场时,大景却遭遇了一场惨败。武十年甫一开始就被对方猛烈攻击,尽管他在战场上坚韧抵抗了许久,但最终仍身受重创,败下阵来。
  赵辰眉头微拧,显然武十年并未完全领悟他先前的教诲,但也展现出了悍不畏死的斗志。然而此刻的武十年重伤在身,使得赵辰身边的得力助手又少了一人。
  他刚刚才从伤病中恢复过来,尚未痊愈,却又再次受伤,恐怕没有十日半月的时间,这次的伤势很难康复。
  “明日的团队竞赛,你们必须全力以赴。”赵辰开口嘱咐道。
  当前大景已取得五连胜,只需再胜一场,这场民间盛大的修炼交流比试,就能宣告大景取胜无疑!
  然而,团队赛并不简单。大景虽然未曾集体操练过,但从眼前的局面来看,东楚的参赛者们似乎早已进行了精心的集训。若赵辰的推测属实,接下来的大规模团队对决,对于大景来说,必然充满了严峻的挑战。
  此时,大景皇帝病入膏肓,随时有驾鹤归西的危险。赵辰身为皇室成员,不能离宫亲临战场督战,这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
  即便如此,也别无他法。


  https://www.bqwxg.cc/wenzhang/99671/99671279/141411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