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极品家教 > 第四十九章 别动我女人

第四十九章 别动我女人


金毛狮王脸色犹如吞了十个鸭蛋一样,憋得通红,适中的包厢温度挡不住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过,却不敢去擦拭,因为古风正盯着他,双眼中透着淡淡的血红,择人而噬的目光让他觉得正面对的是一头眼镜蛇。\wWw.QΒ⑤。com\

        而杨静和她的三个同学,以及地上躺着的那三个男生都看的呆了,“大……大侠……”

        杨静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把扑到古风身上,兴奋地道:“风哥,你太帅了!么么么……”杨静对着古风的脸狠狠地连亲了十几口。

        古风拍拍杨静的屁股,道:“你们先出去,我要和他们谈谈。”古风看了眼地上躺着的三个男生,道:“能走吗?”

        听到古风的话,三个男生这才从古风的大展神威中缓过神来,点点头,蹒跚着起来,知道帮不上忙,相互扶着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杨静从古风身上下来,看着倒在地上哼哼唧唧的杂毛,快步跑到三个女同学面前,拉着她们出去了,临出门前,杨静道:“风哥,你自己小心。”古风点点头,杨静笑眯眯的把门关上了。

        古风看了金毛狮王一眼,神态自若地坐在案几旁,左手拿起一瓶酒,右手曲起食指一弹,瓶嘴连带瓶盖竟被整齐削去,古风仰头便喝,足足喝了大半瓶,才一歇气,一双眸子却是恢复了清亮。亮得发寒,看着眼前惶恐不安甚至有些呆滞地金毛狮王,说道:“好了,我们来谈谈。”声音不大,却让金毛狮王心惊胆战。

        金毛狮王一个哆嗦,如同噩梦惊醒,俊脸扭曲,眼睛惊恐不定的看着古风,弱弱地问了一句,“谈…谈什么?”

        “谈什么?你打了我女人的同学。而且还对我动手,你的胆子不小嘛!还问我要谈什么。”古风翘着腿,淡淡说道。

        金毛狮王毕竟在道上混了一段时间,见过些阵仗。只是刚才古风的表现太过骇人,他被镇住了,此时见古风没对他出手,慢慢缓过神来。

        “妈的,把老子的兄弟都打趴下了。还谈,谈个屁。”金毛狮王心里这么想,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他不知道古风想要什么,傻傻地看着古风抓起桌上五百多一瓶的茅台,呼呼的乱灌。

        古风也不开口,两人就这么僵在那里。不过一个却是悠闲而写意,一个却如同憋了几天尿却拉不出的样子。

        “蓬——”

        这时包厢门被打开。俩个汉子出现在门口,当先一人三十几岁年纪,一套休闲西服甚是合体,脸上一道斜疤却不显狰狞。后面是个高壮汉子,一脸横肉。

        金毛狮王像找到了救星一样,冲了过去,哭喊道:“疤哥。”人却往那高壮汉字旁躲去。

        这疤哥就是金毛狮王所在帮派地老大,疤哥本名叫韩成武。十五岁就出来闯荡。凭借着一股狠劲儿和头脑,慢慢的在京城闯出了名声。二十三岁成立了刀疤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刀疤会已经成了一个拥有一千多成员的大型黑社会团伙,而且韩成武在明面上也拥有一家夜总会和一家保全公司,身手好地兄弟都以保镖的身份示于人前,伸手差的,就只能出去收点保护费,或找场子用了。

        而韩成武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因为这家酒吧的老板被金毛狮王赶下去后,酒吧老板就打电话给了韩成武,毕竟他也是交了保护费的,如果刀疤会不能保证他们酒吧地安全,那些保护费怎么说?

        而韩成武听到酒吧打架的事就匆匆赶了过来,看到金毛狮王,韩成武心里涌出一股怒气,又是黄毛这臭小子惹事,要不是看在他堂哥张全刚(就是那个把杂毛们提拔起来的坛主)的份上,早就下令把他赶出刀疤会了,本来他过来是要金毛狮王别跟那些学生一般见识,不要在酒吧搞事,不过一进来却被眼前的景象弄得一呆。

        几个杂毛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没有动静,不知道是死是活。案几旁的凳子上却坐着一个人,侧对着大门,从脸部轮廓看是个少年。虽然是坐着,但背脊挺直,如标枪一般,喝酒姿态更是豪迈之极。

        韩成武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转头瞧向金毛狮王,冷声道:“怎么回事?”

        “疤哥,全是他干的,是他在搞事,他杀了我地兄弟们。”金毛狮王恶人先告状,却有点怕古风突然暴起,躲在壮汉身后不出来。

        “我说过要和你谈谈,没说过你可以离开这里。”古风放下空酒瓶,转了过来。

        韩成武这才看清这少年的模样,剑眉幸福,面容俊朗异常,一双眼睛清亮异常,这学生模样的少年能毫发无损地打翻七八个人?黄毛是不是喝多了?韩成武有些不相信,朝古风问道,“这位兄弟,我是刀疤会的会主,这家酒吧归我保护,这地上地人都死了?有什么事尽管说,我可以做主。”

        “哦”古风看了他一眼,说道,“地上的人没死,只不过晕过去了而已。”古风指了指金毛狮王,道,“他的事你能做主?”

        壮汉冷哼一声,粗声粗气的说道:“小子,你知道疤哥是什么人么?”

        韩成武挥了挥手止住壮汉,笑道:“对,我能做主,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说的话还是没人敢不听地。”这话说得很自信,他一笑,脸上地疤痕在灯光下格外显眼。古风笑了笑,指着金毛狮王,道,“你来说。”

        金毛狮王在两人注视下将今晚发生地事磕磕巴巴地说了一遍。绿毛龟地鞋上被尿了点尿,这可是真的,所以金毛狮王也不怕没理,只是绿毛龟追着打那个男生的事他却没说,只是着重说了绿毛龟被人尿喷到,然后把古风动手打人的事说得严重无比,按他的说法,古风就属于不讲规矩,善于下三滥偷袭又穷凶极恶的凶残之徒。

        韩成武一听就明白了一定是绿毛龟得理不饶人,把人打狠了。才引来这祸端,只是古风单枪匹马搞定这一摊人却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他略一沉吟,对古风说道,“这样。大家都有损伤,当卖我个面子,大家喝杯和解酒,就这么算了,今夜消费的酒水都算我的。如何?”

        金毛狮王心里有点不服,自己这边到了七个,还不知道伤害有多重,但那边只不过是伤了三个而已,就这么和解,韩成武明显是偏袒着另一边,不过碍于韩成武的手段和忌惮古风地凶猛勇武,只得服软道:“我没意见。”

        得到金毛狮王的回答。韩成武很是满意,他把目光落在古风脸上,但古风却是冷笑一声,斩钉截铁道:“不行。”他丝毫不给面子。指着金毛狮王,朝韩成武摇摇头,“他既然敢对我动手,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在京城二十年。还从来没有吃过亏。”

        “妈的。好大地口气。”壮汉见古风不识抬举,有些蠢蠢欲动。

        韩成武目光一寒。森然道:“你可知道,自从我刀疤打下诺大的基业以来,就很久没有听过别人敢在我的地盘内对我说个不字。”

        古风又抓起一瓶酒,曲指一弹,酒嘴应声而飞,飞速奔去,撞到金毛狮王的膝盖上,打得他腿脚一软,跪了下来。

        古风咕哝了一大口,淡淡道:“什么事情总有第一回。”

        他这手神乎其神,韩成武和壮汉看得心头一惊,也顾不得金毛狮王的跪地哀叫。

        “蓬——”

        正在此时,包厢门又被打开,“警察!别动。”一女警带头冲了进来。

        韩成武不喜欢警察,因为他一直认为警察就是群欺软怕硬地种,平日酒吧也不欢迎警察,不过现在却有些喜欢了,因为他们来得太是时候了,眼前这个少年是个怪物,他正不知道如何处置才好。

        古风抬头一瞧,不禁眼前一亮,好漂亮的一个女警,女警大概25岁上下的年纪,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身材曼妙,双腿修长,一身的警服尽显飒爽英姿,短短的头发,精致的五官,黄金版的身材比例,简直难以相信警察里面也会有这样的极品,也许相貌和李清差不多,但是身材却要比李清好地多。

        女警身后还跟着一个年龄稍大的男警,两人一进来便呼了口气,好家伙,大火拼呢,七个人躺下,看来有得忙了。

        “江警官,赵警官,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韩成武皱了皱眉,上前打招呼。

        “刀疤,要是我们再不来,恐怕要被血腥味给熏死了。”女警豪不客气的回道,“谁也别动,高举双手靠墙站好。赵叔麻烦去看看这里的人是不是都死了,我叫救护车。”

        男警弯下腰,探了探躺下众人地鼻息,摇摇头道:“还有气,没死,不过都昏迷不醒。”

        “救护车马上就到,刘叔也上来了。”女警朝男警通报了下情况,她目光一转,瞧见古风,咦?这家伙怎么在这?

        见他还坐着不动,女警上前一推,“靠墙站好,没听见么?”

        她一推却是如同推在一堵铁墙之上,竟然纹丝不动,才要加力。就见古风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学着韩成武一般,高举双手贴着墙壁。

        “严重打架斗殴,伤者性命堪忧,你们都跟我回公安局一趟。”七个人昏迷不醒这可算是一件大案了,男警站起来朝众人斥道。

        “警官,这事和我们没关系,我们也是才进来,打架的是那个年轻人。”壮汉扭头喊道。

        “别吵,和你们有没有关系我们自会调查。不过在你们地盘上地酒吧发生这种事情,你们或多或少也有些关联。”女警对他们没有好感,女警知道这韩成武就是京城刀疤会的头子,没少干坏事,档案在警局有一尺厚,这几年虽然也洗白了不少,但手下小弟还是四处抢地盘,收保护费,虽然没有证据,但她却始终对韩成武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这时。古风道:“那个疤脸地和这事没关系,人是我打地。”

        韩成武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刚才这少年似乎不给他面子,现在却原意开口帮忙说话?

        韩成武哪知道。通过刚才的交谈,古风对韩成武产生了一点好感,感觉这个人虽然是个黑社会头子,但是为人却不失豪爽,尤其是他地那双眼睛。虽然布满了沧桑,但却保留着一分耿直,这是让古风最喜欢的,古风拿他和自己的二弟高军做了一下对比,感觉如果他年轻个十几岁,根本就是高军的翻版,所以古风并不想给他找不必要地麻烦,但是那个金毛狮王还是要收拾的。

        “你?一个人?”女警冷笑一下。她把古风当成是韩成武一帮的人,认为他想帮老板揽下这摊子祸,显然不相信他的说话。“别嗦,有什么话。回警局再说。”

        古风不再说话,要说地他说了,至于别人信不信不是他能所控制的。

        女警押着古风和韩成武,男警押着金毛狮王和壮汉出了房间,刚进来的另一个警官留下看护现场和等待救护车。

        出了包厢大门。刚下楼梯口便看见杨静和那三男三女站在一旁。一脸焦急神色。

        “风哥,你们……你们干嘛押着风哥?”杨静冲到近前。对两个警察道:“你们知道风哥是谁吗?”

        女警见这个女孩对着自己大吼大叫,秀眉微皱,道:“我们怀疑他打架斗殴,要押回警局审讯,至于他是什么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你放屁!”杨静毫不淑女的破口大骂:“平等个屁,要真是平等,你们就把全国上下所有的贪官都拉出去枪毙了,你们警察除了他妈地欺负普通老百姓,还能干什么,你们警察就是屁,就是垃圾……”

        “闭嘴!”女警被杨静妈的脸上一阵红一阵青,掏出手枪指着杨静的额头,冷声道:“辱骂警察,罪加一等,你要是再骂,当心我的子弹不长眼。”

        “咔——”

        一只手以迅雷之势将女警手里的枪夺了过来,女警和男警都是一愣,韩成武和那壮汉更是目露惊色,好快的速度!!

        古风手里拿着女警之前的配枪,手上还有半截残余的手铐,双目冰冷,枪口指着女警地额头,道:“任何欺辱我女人的人,我都不会饶了他,即使你是个女人!”

        “你……手铐……”女警惊骇的看着古风手腕上的半截手铐。

        “这种东西对我没用。”古风把手枪随手扔到地上,双手放在手铐上,咔咔两声,两截半残手铐被古风徒手捏碎,看地所有人都吓的心里一突。

        女警迅速反应过来,就势一滚,把落在一旁的配枪拾起来,站直后,枪口指着古风,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那个男警也终于反应过来,枪口指着古风,吼道:“把手抱在脑后,快!”

        古风眼睛一闪,左手一挥,男警还以为古风要暴力抗法,当场按动了扳机,但他却只听到了一声啪。

        男警惊骇的看着手枪,手枪里居然没有发出子弹,古风扭头看着女警,女警娇叱道:“不要动!”女警的手和腿都有些抖。

        古风右手和左手抬起,两只手都握成了拳头,拳头一张,数颗黄澄澄地子弹掉了下来,落在地上地叮当声,让女警和男警,以及所有人都惊骇万分。

        “没有子弹的手枪,只是一堆废铁而已。”

        古风地话让女警和男警心惊胆战,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枪里的子弹是怎么被古风盗走的,女警的还好解释,毕竟女警的手枪脱离了自己手的控制一段时间,但男警的手枪却始终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双手,难道是魔术?

        古风扭头看着金毛狮王和那个壮汉,两人心里都是一突,冷汗在两人的额头浮现。

        古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张律师,我是古风,我在XX酒吧,麻烦你过来帮我处理一下。”

        挂了电话,古风看着那三个受伤的男生,道:“你们自己能去医院吗?”

        三个男生忙不迭的点头,好家伙,连警察的枪都敢抢,而且还把子弹取出来的人,不得不让他们敬畏万分。三个男生搀扶着踉踉跄跄的离开了。

        古风点点头,然后对那三个女生道:“你们今天谁过生日?”

        其中一个看起来有点怯懦的女孩站出来,道:“是……是我。”

        古风微微一笑,从手腕上拿下一块奇异的手表,走到女孩面前,戴在她的手腕上,道:“这款手机送给你,生日快乐。”

        “手机?”三个女孩和杨静都娇呼一声,两个女孩满脸羡慕的看着女孩,而杨静却有些幽怨的看了古风一眼,古风微微一笑,道:“以后给你买个更好的。”

        听到这话,杨静的脸上才多云转晴,抱着古风的胳膊,甜笑道:“好,风哥,你可别忘了,不然……不然以后不让你上我的床。”

        杨静的话让那三个女孩又是一声惊呼,脸上都带着羞涩的红晕,眼睛里带着一丝羡慕,一丝嫉妒的看着杨静,她们真的太羡慕杨静能找到这么一个有型的富家公子了,而且还能打,能让女孩子产生安全感。

        古风哈哈一笑,道:“放心吧!忘不了。”

        古风旁若无人的和二奶**,把女警气的够呛,不过那个男警的岁数大,经历的事多,现在根本就不敢动,子弹都没了,还动个屁啊!

        古风左手平伸,手掌一吸,就见地上的子弹都违反了物理定律般的飞了起来,被古风吸入了掌中,古风的这一手,又是让所有人一声惊呼。

        古风走到女警面前,把手里的子弹拍在她手里,道:“我很佩服你的工作热情,但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以后多和那位老同志学学吧!”

        “你……”女警被气的半死,但她却不敢再怎么样,可以轻易地把手铐捏碎,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子弹取出,而且还能隔空取物,这样的人,确实不是她能对付的。

        没一会儿,一个身穿西装,带着一副无框眼镜的中年男人走进了酒吧,找到古风后,这个男人对古风恭敬地道:“古先生,我没来迟吧!”

        古风摇摇头,“张律师,你来的正是时候,我走了,你来应付这两个警察吧!”

        “好的,古先生慢走。”中年人恭敬地把古风送走,送走古风后,中年人掏出两张名片,递给女警和男警,道:“两位警官,我是古先生的私人律师,有什么事两位可以和我说。”

        最新全本:、、、、、、、、、、


  https://www.bqwxg.cc/wenzhang/56/56945/30373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