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极品家教 > 第十一章 我不知道AV、SM、小泽玛利亚……

第十一章 我不知道AV、SM、小泽玛利亚……


少妇分别后,古风拉着李睿思的手慢慢走着。/WWw。QΒ5。coM//

        “人和人之间,总是需要先交流,然后才能慢慢的相互了解,很多的朋友一开始就是这么认识的。”古风望着前面的小花园,道:“我觉得,人生中总要有朋友才会快乐,如果连个朋友都没有,人生会很没意思的。”扭头看着李睿思,笑道:“你觉得呢?”

        李睿思沉默片刻,道:“朋友多了很麻烦。”

        古风笑了笑,道:“但是朋友多了,也能帮你解决很多麻烦。”

        “我不需要朋友。”听到李睿思这句话,古风停下脚步,看着她。

        李睿思的眼睛隐藏在镜片下,镜片在阳光的照射下,放射着光线,古风看不到她眼睛里的内容,但从握着李睿思手中微微的汗水来看,她心里应该是有些紧张的。

        古风微微一笑,道:“我做你朋友好吗?”

        古风感觉到李睿思的手抖了一下,片刻后,李睿思抬起头,道:“你三个月后就走了。”

        古风笑道:“现在有一种东西叫互联网,还有一种东西叫手机,如果想见面了,还有飞机和火车,我们距离不远。”

        李睿思望着古风阳光般的笑脸,眼睛里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迷蒙,扭过头,望着前方的风景,李睿思道:“我有点渴。”

        古风笑了笑,道:“那你休息一下,我去给你买瓶水。”说完。古风松开她地手,朝前面不远的一个小商店走去。

        望着古风离去的背影,李睿思若有所思,在一旁的石椅上坐了下来。

        没过一会儿,古风买了一瓶冰凉的矿泉水回来了。“给。”

        “谢谢。”李睿思接过矿泉水,用力地拧了一下,但却没拧开,小手也有点白了。

        李睿思脸蛋微微一红,古风笑了笑,把矿泉水拿过来,轻松的拧开后,道:“你太缺乏锻炼了。搞的自己体质很弱,这样可不行。”

        李睿思接过矿泉水喝了一口,淡淡的道:“我年龄小。”

        古风扑哧一乐,道:“你不是最讨厌别人说你小吗?怎么自己反倒承认了。”

        李睿思拧上瓶盖,道:“你比我老。”

        古风差点扑在地上。郁闷的道:“你小是真的,我可不老。”

        看着古风郁闷的样子,李睿思心里倒是有点乐呵,道:“这就是朋友吗?”

        古风笑了笑,道:“当然,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

        李睿思望着前面的月季花,道:“也没什么。”

        古风呵呵笑了,道:“至少有人可以帮你去买水,你不是省了很多力气和时间吗!”

        李睿思摇摇头,道:“也不反感。”

        “呵呵,那你还是能接受朋友地。”古风笑了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区别只是他们的朋友有好有坏,但不管他们朋友有多少。总会有一个或几个让他永生难忘的。”

        古风低头看着李睿思,道:“多交交朋友吧!你总会找到那个。”

        李睿思目视前方,眼瞳有些涣散,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

        两人回到家后,李睿思去卧室继续学习,古风则去三楼给李远哲收针。

        收完针,把针泡在消毒液里,古风闲来无事。就和钱娜聊了起来,道:“钱阿姨。现在李叔叔病着,家里还有什么经济收入吗?”

        钱娜笑了笑,道:“你李叔叔还有一部分基金地收入,其实都赚了这么多钱了,就算以后什么都不干,也能好好过一辈子了,有没有收入都无所谓。”

        古风笑了笑,道:“钱阿姨,您还真看得开。”

        钱娜叹了口气,望着躺在床上的李远哲,道:“我是真的看开了,人不管赚多少钱,都不如生命重要,你看你李叔叔,赚了那么多钱,如果不是有你,他可能已经……唉!我只希望,以后我们全家能没病没灾的,平平安安的过完这辈子就行了。”

        古风微笑着点点头,道:“平安是福,钱阿姨您的境界真高。”

        钱娜笑了笑,道:“哪是什么境界高,只是遭逢大变,总会有些感慨。”

        古风笑了笑,正要说些什么,却听李远哲道:“什么感慨啊!”

        李远哲已经睁开了眼睛,望着钱娜,笑道:“老婆,男人地价值可就是赚钱多少,你要是以后不让我赚钱了,我哪还有什么价值,对不对?”

        李远哲这话让钱娜有些生气,道:“老公,你都差点没命,和你的命比起来,钱再多又有什么用?你真死了,我要是改嫁了,看你在下面还不哭死。”

        钱娜的话让李远哲有些哭笑不得,道:“老婆,真要那样,我都一死人了,还哭什么哭啊!兴许你要是改嫁了,再生个孩子,还是我转世的呢!”

        李远哲这有些玩笑的话让钱娜忍不住笑了出来,道:“你个老乌龟。”

        古风在一旁笑了笑,道:“钱阿姨,我李叔叔这是在向您表达他的态度呢!”

        李远哲笑道:“对对,还是小风了解我,到底是男人,男人才理解男人。”

        钱娜哭笑不得,道:“好了,你们男人理解行了吧!我去熬点粥,你们先聊着。”

        “老婆,辛苦你了。”李远哲温柔的看了钱娜一眼,钱娜回给李远哲一个温情的眼神,两人夫妻十几年,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钱娜出去后,古风对李远哲笑道:“李叔叔,现在感觉怎么样?”

        李远哲抬了抬

        手的颤抖比昨天更轻了,笑道:“好地不得了。除了有点抖,身体已经不抖了,小风,还是你厉害啊!”

        古风笑了笑,道:“在医术上我是挺厉害。但是在金融方面,您可是大鳄。”

        李远哲哈哈笑道:“那是,像我这样地金融大鳄,可不是随便哪个玩儿金融的就能赶上的,等着吧!等我病好了,看我怎么大展身手,我这辈子的目标,就是赚足一千亿美金。”

        “呵呵。野心还不小。”古风笑了笑,道:“李叔叔,其实我觉得钱够花就行,赚那么多钱,真的有意思吗?”

        古风这问题让李远哲摇了摇头。道:“小风,你到底还小,不懂得赚钱地快感,没错,钱确实够花就行,但是多少才叫够花?这么说吧!如果一个人月收入是一千块。那么他每天的饭菜都要算计着,就算顿顿有肉,也肯定吃的不多好,但他们也能活下去,这算不算够花?可一旦他们月收入上万,他们就会想买手机、电脑、家庭影院、房子什么地,那样他们的钱算不算够花?然后他们突然发了,月收入过十万,上百万了。他们又想在股市上大捞一把,抵押房子贷款,为了更多地钱而博弈,这算不算够花?而像我这样身家数十亿美金的,就想着赚更多的钱,在金融地博弈上,寻找更多的成就和快感,但是我的这些钱在股市上却只是一个小浪花,根本就掀不起多大风浪。这算不算够花?”

        李远哲的话让古风笑了笑,道:“李叔叔的看法还真是新颖。这就是个境界问题吧!没钱地时候,盼有钱,有钱的时候,盼更有钱,这是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呢?”

        李远哲笑了笑,道:“你要这么理解,也未尝不可,其实人生如梦,既然来到世上,就不能白走一遭,男人吗!总要给子孙后辈留下点东西,不然那不是太没意思了。”

        —

        古风点点头,道:“李叔叔,您是个人物。”

        李远哲笑道:“我说过,我是大鳄。”

        两人相视一眼,大笑起来。

        古风笑道:“李叔叔,昨天您说的,如果给您一千亿美金,您就能让那些蟑螂们血本无归,不过我昨天想了很久,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您的意思?”

        李远哲摇摇头,道:“一千亿美金确实足够让那些可恶的蟑螂血本无归,但其中看不到的风险实在太多,小风,你没深入玩儿过金融,永远不知道股市上地风险,那根本就是了没有硝烟的战争,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万劫不复,所以如果真的有一千亿美金阻击那些蟑螂,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和规划,其中的细节绝对不能出差错,大盘上任何一点的变化,都有可能导致胜败天平的变换,别看我说的信心十足,其实真要是操作起来,成功的可能性不超过30%,呵呵,不过我也没那么多钱,这也就是想想了,只是有点可惜罢了!”

        古风笑了笑,道:“李叔叔,是不是对自己不能参与阻击蟑螂而遗憾?”

        李远哲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有钱人不是没有风骨,而是没有能力啊!”

        古风笑了笑,道:“李叔叔,您说地有点假吧!”

        李远哲摇摇头,道:“假不假的就不说了,反正是实力不足,没有说话的本钱。”

        看着李远哲眼里流露出来的失望之色,古风微微一笑,道:“李叔叔,您别遗憾了,还是先顾着眼前的病吧!至于那些蟑螂,中国政府不会放任不管的。”

        李远哲摇摇头,道:“政府是不会放任不管,但他们的能力却不足啊!而且以有心算无心,等中国政府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些蟑螂早就卷钱跑路了。”

        古风看着李远哲,道:“李叔叔,您看起来还挺爱国的啊!”

        李远哲白了古风一眼,道:“那当然,想当初,我可是在部队待过地,而且还入了党,绝对是忠党爱国的好同志,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没国哪有家,没家哪有你,现在地年轻人,都太以自我为中心了,一点都不懂得奉献,真担心国家到了你们手里,会变成什么样。”

        古风笑了笑,道:“李叔叔,你别说我们年轻人,我们只是有些性格张扬而已。但放到家国大事上,绝对不含糊,反倒是你们这一辈地人,很多有钱有权的都成贪官了,卷钱跑国外的可不少啊!这怎么说?”

        “哼!那些混帐东西。根本就配不上中国人三个字,他们早晚不得好死。”李远哲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远哲表现出来的愤青态度一览无余,古风笑了笑,道:“李叔叔,您真让我意外。”

        李远哲哼了一声,随即叹道:“唉!不说了,任何时代,任何国家。总免不了一些败类,不说这个了,说起来就一肚子火。”

        古风笑了笑,道:“李叔叔,那咱们不说这个了。说说金融好了,反正也没事,这段时间我就跟你好好学习学习,以后兴许我也能成个大鳄也说不定呢!”

        “你?”李远哲看了古风一眼,笑道:“要是你地话,兴许还真能是个大鳄。像你这么大的男孩子,心理素质能比的上你的还真不多,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给你上上课好了,不过你以后可别用从我手里学到的东西做出那些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事来,不然我以后饶不了你。”说这话的时候,李远哲的态度非常认真。

        古风点点头,道“李叔叔。您放心,我学

        就是为了多赚点钱,绝不会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地再说了,兴许我有了钱,还能把那些蟑螂干掉呢!”

        李远哲笑了笑,道:“这种大话也就你说得出口。你现在还是先从入门开始吧!说真的,玩儿金融这种东西。对眼光和心理素质的要求太高了,就算金融老手也难免有翻船的时候,金融凶险无比,甚至比战场还要凶险,我给你上的第一课,就是要告诉你金融地凶险……”

        李远哲给古风讲起了金融方面的知识,不得不说,李远哲确实是个天才,而且绝对是个金融场上的大鳄级人物,如果真的给他一千亿美金,搞不好他真能把那些即将入侵中国股市的蟑螂们搞的血本无归,随着对李远哲地了解,古风心里的那个构想也越来越清晰了。

        中午,吃过午饭,李远哲喝过汤药,嘴里含着糖块儿,苦笑道:“天啊!我快受不了了,我估计我的血现在都是苦的了。”

        古风嘿嘿笑道:“苦点好,苦点好,蚊虫还不叮咬呢!”

        “你个臭小子,就会幸灾乐祸,当心我不教你了。”李远哲笑骂道。

        古风笑道:“那哪行,我可正学的过瘾呢!对了,我现在手里头也有点钱,反正最近没什么事,李叔叔您帮我看看现在中国的哪只股比较好?我也好赚点外快。”

        李远哲苦笑道:“你三个月就卷了我十亿美金,要说赚钱,还有谁比你更黑的。”

        古风嘿嘿笑道:“这可是我的本事,再说像您这样的冤大头也不多,我还是觉得金融比较赚,而且也更有挑战性。”

        李远哲苦笑道:“我倒成冤大头了,唉!都怪你钱阿姨……”

        “怎么?你还怪起我来了?”钱娜正在旁边坐着,听到这话,顿时柳眉一竖,伸手拧住李远哲地耳朵,道:“你当时都快死了,我要不多出点钱,你早就没命了,你怪我什么?”

        李远哲哎哎的叫着,道:“老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现在可还病着呢!”

        听到李远哲的求饶声,钱娜这才松开他,但眼里却带着点泪光,道:“你……你命都没了,还要那么多钱干什么?钱没了可以再赚,但如果你没了,我和睿思还怎么活……”

        “老婆,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道歉,我不是东西……”李远哲也有点着急了,强撑着把钱娜抱在怀里,颤抖着手抚摸着他的头发,道:“我哪舍得死啊!家里老婆这么漂亮,女儿又这么天才,我死了不就便宜别人了,这种亏本买卖咱可不干。”

        “扑哧——”钱娜扑哧一笑,拍了李远哲一下,道:“德性,说的是人话吗!”

        李远哲嘿嘿一笑,道:“情急,情急,不过也是真心话。”

        钱娜点点李远哲的额头,道:“好了,知道你舍不得我们娘俩好了吧!”

        “呵呵,那是,那是。”李远哲傻笑着,夫妻恩爱的样子,还真是让人羡慕。

        古风在一旁笑道:“李叔叔,钱阿姨,你们两个夫妻感情好是好,不过总得注意场合吧!我这纯情少年都被你们带坏了。”

        “切。”李远哲对着古风比了个中指,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是电脑里一堆A片,还纯情少年,我看你就是个龌龊青年。”

        “李叔叔,这话可太伤我感情了。”古风剥了根香蕉,道:“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AV、后庭、箩莉、**、小泽玛利亚……”

        “靠,你这色魔,有多远滚多远,别毒害了我老婆。”李远哲狠狠地一个中指比了过去。

        古风嘿嘿一笑,道:“不打扰你们夫妻的感情了,我走了。”

        古风一走,李远哲又比了个中指,然后对钱娜笑道:“老婆,你可别被小风带坏了,你也看到了,那臭小子脑子里头都是那些乱七八糟地东西,一点正经东西都没有。”

        “是吗?”钱娜意味深长的看着李远哲,微笑道:“那老公你怎么就听得懂那些乱七八糟地东西呢?难道老公你也接触过?”

        刷——

        李远哲脑袋上的汗都出来了,钱娜这句话正中要害,让李远哲无话可说了都……

        古风下楼后,到了二楼,这时候李睿思的卧室门正关着,古风以为她在午睡,就没有打扰她,迈步朝自己的卧室走去,不过在他经过李睿思房门后,房门突然被打开了,李睿思从里面走出来,看着古风,道:“有事找你。”

        古风停下脚步,看着李睿思,笑道:“睿思妹妹,什么事啊?”

        “进来再说。”说完,李睿思走进了卧室,古风摸摸鼻子,跟着走了进去。

        在卧室里面,李睿思坐在书桌前,然后把一本书推给古风看,道:“这题不会。”

        “哦。”古风在李睿思身边坐下,低头看着书上的内容。

        原来这是一道古代算题,题目是:假设有山位于一株树木的西面,不知道山有多高,而树木距离山有五十三里,树木高九丈五尺。人站在树木的东面三里,可以看见树木和山峰的顶端斜平,人如果目高七尺,那这座山究竟有多高?

        最新全本:、、、、、、、、、、


  https://www.bqwxg.cc/wenzhang/56/56945/30373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