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极品家教 > 第六十六章 开始教学

第六十六章 开始教学


风这辈子最看不起的不是小偷,不是强盗,也不是杀可能是穷人,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打女人的男人。//WWW。qb5.Com//

        古风认为,一个男人,你可以靠着自己的小白脸,让富婆养活,那是愿打愿挨,你情我愿的事,古风不会在意,但如果一个男人却对娇弱的女人动手,那这个男人真是该杀。

        男人可以无耻,可以下贱,但绝对不能打女人,打女人的人,绝不应该是男人。

        古风的吼叫并没有影响到李健,李健依旧气势汹汹的摞着女生的头发,将她们一个个扯开,李健已经被怒火迷失了心智和理智,现在他的眼里只有古风,心里只想着要把古风狠狠地暴打一顿,让他付出羞辱自己的代价。

        而那些女生见李健居然对她们这些女孩子使用暴力,都吓的四下分散,躲的李健远远的,这样倒是给古风和李健腾出了空间。

        李健见面前已经一片坦途,脸上现出了狞笑,冲着古风冲了过去,二话不说,直接伸出了拳头,朝古风打了过去。

        除了那些在黑拳比赛中的对手外,古风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对自己出拳,不怒反笑,单手抓住李健挥过来的拳头,一拧,就听咔吧一声,李健的手腕当场被古风拧断。

        “啊!!!”巨大的疼痛让李健瞬间清醒过来,古风松开手,顺势一脚踢过去,踹在了李健的肚子上。将他踹倒在地,李健蜷缩在地上,捂着自己地手腕嘶吼惨叫。

        现场,除了一些胆子小的,和一些同情心泛滥的人,没有一个人可怜李健,李健这人平时在学校就不怎么样,刚才居然还对女孩子动粗,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不过李健的惨叫声倒是惊动了远处的体育老师,两个班的体育老师都跑了过来,见篮球场围了那么多人,两个老师立即把人扒开。喊道:“怎么回事?”

        见体育老师来了,和李健在场上一块打篮球的几个人都跑过来,道:“老师,李健被这个人打了。”他们把手指向古风。

        其中一个体育老师见受伤的不是自己班地学生。心里松了口气,把目光落在了另一个长的五大三粗的男老师身上。

        这个男老师个头接近一米九,今年还不到三十岁,身强体健。长的有股子彪悍地气势,不过为人平时还算不错,就是因为单身。所以平时总会注意一下学校里的单身女老师。听说最近和一个教高一英语的女老师走的很近乎。所以最近他地心情很是不错。

        不过他现在却粗眉紧锁,看了古风一眼。然后走到李健身边,道:“李健,怎么样了?”

        古风被古风踹的那一脚不是很严重,疼过去一阵就没事了,不过手腕被折断,这可够他受的,现在疼的涕泪直流,但就是没昏过去,直让他生不如死。

        李健哭嚎道:“啊!钱老师,我地手断了,疼死我了……”

        钱老师听到李健的话,看了眼他的手腕,见她地手和手腕已经完全翻转过来了,心中一惊,急忙对几个男同学道:“你们几个,快点吧李健送医务室,快去。”

        几个男同学正要行动,古风却在这时道:“不用了,我就是医生,他地手我可以帮他接好。”说着,古风迈步走了过来,几个男同学都本能地后退,他们对古风三下五除二就把李健打的手腕骨折地手段,心里可是害怕着呢!

        古风走到钱老师面前,对他点点头,道:“钱老师,我来吧!”

        钱老师对古风的底细可摸不准,但是既然古风说他是医生,钱老师权且信了他,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了古风。

        古风对他微微点头,然后蹲下来,看着涕泪直流,但是眼里露出惊恐之色的李健,声音寒冷的低声道:“小逼崽子,你他妈再给爷爷牛啊!信不信我宰了你。”

        李健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他却感觉自己的裤裆有点湿了,而且还有股子骚臭味儿,好在现在的天气还比较冷,所以味道的传播不是很厉害,但古风就在他身边,而且鼻子比狗还要灵敏,不觉皱了皱眉,对李健鄙夷万分,就这德性的还想追求白天骄,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白日做梦。

        古风厌恶的抓过李健的手腕,他反正只负责给李健把骨头接回来,所以根本就没顾虑李健有多疼,但是李健虽然现在疼的要命,却一声也不敢出,他现在在骨子里怕死了古风,觉得古风根本就是个恶魔,他这样的普通小市民,根本就不敢招惹。

        古风一手抓着李健的手腕,一手抓着他的手,低声道:“我是白天骄的哥哥,我很不爽你对我妹妹做的一切,希望你别给自己找麻烦。”古风这句话一说,李健心里立即就明白了,感情是自己追求白天骄,给自己惹来了一尊大神,现在他的心里真叫个后悔啊!不过古风没给他什么后悔的机会,就见他捏着李健的手,用力一拧,李健猝不及防之下,发出一声痛嚎,手已经重回原位,不过李健也疼的昏了过去。

        古风站起来,对钱老师道:“好了,把他送到医务室,打个石膏就行了。”

        钱老师点点头,心里对这个打了自己学生,但是却又帮自己学生接好手骨的俊朗年轻人很是看不透,但是现在容不得他多想,开口让那个几个男同学把已经昏死过去的李健抗走。

        不过李健身上的一股尿骚味儿可是在移动的时候都透出来了,男同学还好,那些女同学可是都把鼻子捏住了,心里对李健的厌恶更深了,经此一事。以后李健

        学校可算是没脸见人了,至于会不会因此而转学,那该关心的了。

        因为古风在学校里把学生打了,所以古风就被钱老师拦住,想要先把情况了解一下再做定夺,不过现场几乎所有地女学生,甚至连那些男同学都帮古风说话,毕竟这件事是李健自己挑起来的,如果不是李健先对女学生动粗。又先对古风挥出了拳头,古风也不会反击,这事说到底,古风只是自卫而已。顺便帮那些被李健摞了头发的女学生报了仇,在众口一词之下,钱老师想要追究古风的责任也没有任何借口,只能把古风放走了。

        古风临走之前。两个班的女学生都一起送古风,而且顺便还打听了一下古风的个人资料,当她们得知古风已经不是学生了,心里不免有些失望。有几个打听古风私人电话的女生遭到古风的婉拒后,这些女学生只能恋恋不舍的目送古风离去。

        古风离开后,开车直接回了自己和塔娜托娜地爱巢。到了家。塔娜托娜正在管理【黑医】论坛。所以只是和古风点点头,就继续忙着自己的工作。对塔娜托娜来说,爱情固然很重要,但是自己的工作同样很重要。

        西方的女人就是这样,她们考虑地东西都是很实在的,简单点说,就是很理智,比如在工作方面,换成是东方的,尤其是日本和韩国的女性,中国也有相当一部分女性,她们在结婚后,基本上就不出去工作了,生活地经济来源都要依靠丈夫去赚取,这样的女人,一旦离婚,自然会因为缺少工作,而变成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受到很大的伤害。

        但是西方女人不同,她们即便是结婚之后,也会和丈夫各自忙活自己地工作,她们可以容忍丈夫对她们在生活中的一些无理要求,但是绝不会容忍自己的丈夫对她们地工作指手画脚,如果夫妻之间一旦不和,闹到要离婚地地步,西方地女性也不会因此而让自己受苦,毕竟她们还有自己的工作,有稳定地经济来源,这一点,值得东方女性学习。

        古风也没有打扰她,让塔娜托娜继续忙自己的工作,他则是去厕所方便了一下,就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网看去了。

        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塔娜托娜似是完成了工作,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和腰肢,走出卧室,见古风并没在客厅,就问家里的女佣古风在哪?得知古风正在另一间卧室休息,塔娜托娜没有立即走进去,而是去浴室方便了一下,洗了把脸,这才走进古风所在的卧室。

        古风正在躺在床上看《极品家教》,很长时间没看,古风发现这本书这个月更新的速度很猛,一个月还没结束,就已经更新超过三十万了,见作者更新的这么快,古风就顺手投了几张月票,然后又投了几百张催更票,反正他手里有的是钱,这么点催更票对他来说,连九牛一毛都不是,不过他投的是一万二的,看来菠萝想要拿到这些催更票,也要努力一番了。

        塔娜托娜走进来后,古风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对她微微一笑,就继续低头看书,塔娜托娜不以为意,走到床边,脱下叫上的拖鞋,在古风身边躺了下来,见古风正在看一堆中国字的,塔娜托娜就道:“风,教我说中国话好吗?”

        古风笑了笑,道:“当然好了。”然后就开始和塔娜托娜用中国话交流,不过说是交流,不如说古风在教塔娜托娜说中国话更合适,基本上都是古风说一句,然后用英语解释一遍,让塔娜托娜记住后,再说下一句,这样的教学方法很不错,加上塔娜托娜本身也很聪明,所以两人交流了半个小时,塔娜托娜就已经学会了几十句中国话的日常用语了。

        这时候快到下午五点了,古风估摸着白天骄快下课了,就停止了和塔娜托娜的交流,道:“塔娜托娜,我中午刚刚答应我的朋友,要给她女儿做家教,所以以后一段时间的中午和下午到晚上一段时间,我要给朋友的女儿辅导功课,晚上我会回来的晚一些。”

        塔娜托娜温柔的抚摸着古风的头发,微笑道:“好的,晚上我会让佣人做好热粥。”

        古风低头亲吻着塔娜托娜。片刻后,古风和塔娜托娜穿上鞋,走出了卧室,塔娜托娜像个妻子一样帮古风穿上外套,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道:“晚上回来地时候注意车子如果回来的晚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古风笑着一一答应着,最后抱着塔娜托娜亲吻一番,就离开了家。

        开车到了秦湘语的家。这时候白天骄还没回来,看了下时间,应该快到了,秦湘语给古风倒上热茶。和他聊了起来。

        聊了没一会儿,白天骄就骑着车回来了,刚到家,白天骄就把目光落在古风脸上。古风被白天骄异样的眼神看的有点奇怪,摸摸脸,道:“怎么这么看我?我脸上有花?”

        白天骄道:“你下午去我的学校了?”

        白天骄倒不是因为李健被打的消息而猜到了古风去了学校,更不是因为赵欣慧和马云云被叫到了办公室而想到的。而是赵欣慧和马云云从办公室回来后,突然对白天骄的态度变化地太快,当时下了第一节课后。两个女孩就朝她围了上来。而且态度亲热的不得了。讨好她的意图非常明显,白天骄又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来,不过她却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女孩突然就对她这么亲热了,两个女孩一开始只是和白天骄说着一些女孩子感兴趣的东西,也可以说是无聊地东西,所以白天骄就更迷糊了。

        但是随着话题的深入,两个女孩就开始问起了白天骄有没有兄弟姐妹什么的,白天骄可是独生女,当然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所以她当场就否认了,但赵欣慧和马云云却都说她说谎,而且隐晦的表示如果她有哥哥地话,希望可以介绍给她们认识一下。

        这让白天骄更迷糊了,所以她用非常肯定的语气道,她根本就没什么哥哥,这样一来,赵欣慧和马云云就有点不高兴了,小女孩最是容易冲动,所以就把古风冒充她哥哥的事讲了出来,这事说的有鼻子有眼地,而且也是事实,所以白天骄在大概的询问了一番后,就猜到了古风,虽然心里不是那么确认,但也**不离十,所以刚回到家,见到古风后,她就对古风说起了下午的事。

        古风也不知道是谁泄露了自己去学校地行踪,不过泄不泄露地,古风倒是不怎么在乎,微微一笑,古风很干脆地承认了,“是啊!我去了解你下你在学校的情况,我又不知道你学习成绩下降地原因,所以必须要进行一些全面的调查后,才能在了解了具体的情况下,对症下药,不然我只是闷头辅导你功课,只会事倍功半。”

        见女儿回来就问古风这个,秦湘语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妈去做饭,你和小风去卧室吧!天骄,现在小风是你的老师,你一定要听小风的话,知道吗?”

        白天骄点点头,道:“妈,我知道。”说完,白天骄朝卧室走去,古风对秦湘语点点头,跟着白天骄走进了卧室。

        进了卧室,白天骄把身上的背包解下来,从里面拿出书本文具,放到书桌上,把外套脱下来,对古风道:“风……风哥,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古风对白天骄叫他风哥稍稍有些意外,不过对这个称呼,古风是有点高兴地,微微一笑,道:“好,现在就开始,咱们先从你最弱的物理开始吧!”

        也许是白天骄真的很想当明星,所以她的语文和英语都学得马马虎虎,但是其它几门功课就差的太多了,白天骄这次的考试,古风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下降的这么厉害,而且还是全部科目统统下降,按照古风的猜测,考试的时候白天骄有可能是生病影响了考试状态,当然,也有可能是真的在考试的时候状态不佳,毕竟考试这种东西是最没谱的事。

        就拿语文来说,分数最高的作文题,如果给你批卷的老师喜欢你这种写作风格,兴许会给你个高分,但如果遇到不喜欢你这种风格的,也有可能给你个不及格,就好像平时学习成绩好的,考试的时候突然就不行了,但也有平时考试成绩不好的,考试的时候突然会考的很好,所以考试这种事真的很没把握,除非是像古风这种变态的天才,能够过目不忘,考试的时候除了那些活性的,比如说作文,可能会有点没谱,其它的都没什么问题。

        所以对白天骄真实的学习成绩,古风目前是持保留态度,打算观察一段时间再说,目前他首要的任务,就是摸清白天骄学习的进度和对课本内容的理解能力,对症下药总是没错的,古风就是这样,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好。

        要论单独辅导学生学习的能力,不是古风自夸,他要是说他是世界第二,没有人敢说世界第一,这一点,张婷领教到了,高虹领教了一些,而白天骄这次,也领教了。

        古风讲解课题的时候,总是会用一种带有乐趣的方式,而且讲起来很是精辟,最喜欢的就是利用生活中或历史中的一些实事进行对比教学,在讲语文的诗词一类的时候,古风的引经据典教学方式,让白天骄对古风很是佩服,比如说语文里有一个论语中的一句话。

        子贡曾问孔夫子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孔夫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古风在解释这句话的时候,就说:“这段话是出于《论语》的宪问篇第十四,意思是说,子贡问孔圣人:「管仲不能算是仁人吧,齐桓公杀了公子纠,他却没有为公子纠殉死,反而做了齐桓公的宰相。」孔圣答子贡说:「管仲辅佐桓公,尊王攘夷,匡正了天下,便是到了今天,老百姓依然受着他的贡献。倘若没有管仲,我们如今就被夷狄统治了!管仲是个大人物,岂会像匹夫匹妇那样默自殉难!」”

        说完,古风就开始说起了一些他的个人观点,“这管仲,是个大贤,他是春秋时期齐国上卿,在他辅佐下,齐国国富民强,桓公也成为第一霸主。孔夫子曾说,桓公九合诸侯,不是靠武力杀伐,而完全是管仲的功劳。这里,着重是的就是管仲的仁。”

        听到古风的话,白天骄也有了不小的兴趣,道:“那这么说,这管仲还是个圣贤之人了?”

        古风听后,笑道:“你觉得,什么样的人称得上圣贤?”

        白天骄想了想,道:“应该是有大学问,能安邦治国平天下的人物吧!”

        古风点点头,道:“那你觉得被人比作圣贤的管仲会有缺点吗?”

        “应该有吧!管仲又不是真的圣贤。”白天骄很是肯定的说道。

        最新全本:、、、、、、、、、、


  https://www.bqwxg.cc/wenzhang/56/56945/30373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