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极品家教 > 第三十二章 绝色

第三十二章 绝色


话说的秦湘语有些尴尬,点点头,也不再在这个话题件事如果连应有的决心都没有,还谈什么谈,秦湘语突然觉的自己很讨厌。\\Www、qВ5、cOM/

        “对了小风,上次你说要教我气功,可是还一直没教呢!不如今天教我好了。”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到最后也没什么可说的了,秦湘语突然想起了上次的事,于是开口说道。

        “呵,秦阿姨您还记着呢!”古风笑了笑,道:“可是我们家的气功是家传绝学,您跟我也算不上亲人,想学我们家的气功,是不是该有点表示?”古风右手的拇指和中指、食指轻轻的搓动着,这种国际通用的手势,古风觉得很不错。

        “呃?”看到古风这个手势,秦湘语有些愕然,嗔道:“难道你跟阿姨也要钱吗?”

        “嘿嘿,总要有点表示的嘛!至少您也该跟我行个拜师礼什么的,武林规矩可不能随随便便被我破坏了。”古风看起来很无赖,但秦湘语似乎没什么办法。

        “阿姨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要跟你行拜师礼,说出去太丢人了。”秦湘语有点不愿意。

        古风笑了笑,道:“不会,秦阿姨您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跟我姐姐似的,外人看不出来,再说了,学会我的家传气功,还有美容养颜,延缓衰老的功效,跟您说实话,我妈今年都七十多了,可看起来就跟四十岁的人似的,还有我大嫂,嫁给我大哥后,也是越来越年轻。现在都四十多岁的人了,看着就跟二十出头似地,这么好的气功,哪能随随便便就传给外人,我家老爷子要是知道了。还不把我打死。”

        其它的话秦湘语没怎么在意,但是气功能延缓衰老这句话却像罂粟一样对秦湘语产生了致命的诱惑。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能够长久的保持青春,哪个女人不想越来越美,爱美是女人地天性,如果能够越来越美,女人往往可以一掷千金,秦湘语虽然还没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但对美地追求也是很强烈的,不然她也不会常年保持锻炼。延缓自己机体的衰老,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秦湘语想不出让自己放弃的理由。

        犹豫片刻,秦湘语看了古风一眼,小声道:“真的要拜?”

        古风剥了个花生。扔进嘴里,那样子看起来有点欠揍,秦湘语咬咬牙。脸上一红,道:“可是,怎么拜师?”

        见秦湘语真要拜师学艺,古风哈哈一笑,道:“秦阿姨,跟您开玩笑呢!您还当真了,不就是一套气功吗!您想学,我教给你就是了。”

        被古风捉弄了一顿,让秦湘语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像个小女孩一样捶了古风一下,道:“好你个小风,连阿姨都捉弄,皮痒了吧!”

        “嘿,我哪敢啊!”秦湘语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香味儿,古风吸进鼻子里,也不禁有点小腹发热,笑了笑,道:“咱们现在就开始好了,不过先说好了,练气功可不是三天两天地事,这需要持之以恒,要是一天不练,前面练的就得废去不少,所以要练气功,如果没有持之以恒地信念,最好一开始也别练。”

        秦湘语点点头,道:“这些阿姨都知道,小风,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好。”古风站起来,道:“阿姨,去你的卧室吧!练气功需要有一个安静的环境,最忌讳吵闹,要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最好不要练功,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这么严重?”秦湘语被吓了一跳,古风笑道:“没事的,只要您稍微注意一下就行,人哪!吃口饭都有被噎死地,没有生命危险的事还真不多。”

        “扑哧——”秦湘语忍不住笑出声来,古风这么一解释,她心里轻松多了。

        进了秦湘语的卧室,古风对秦湘语道:“秦阿姨,把鞋脱下来,在床上盘膝坐下。”

        秦湘语点点头,把脚上地拖鞋脱下来,在床上盘腿坐下,古风摇摇头,道:“双脚要放在腿上,不能被腿压在下面。”说着,古风的大手抓住秦湘语的小脚,往上拉了拉。

        “哎呀!”秦湘语被古风拉的有点疼,众所周知,普通人在盘腿的时候,双脚都是被腿压在下面,要把脚放在上面,除非经过专门的练习后才行,秦湘语的骨骼早已定型,所以要让双脚放在腿上,那可是难上加难,所以被古风这一拉,骨头和筋都有点疼。

        古风笑了笑,道:“秦阿姨,这可是练气功最基本的要求,要是脚都上不来,还怎么练功。”古风尽量活动着秦湘语的腿脚,让她脚能尽可能地放在腿上面,秦湘语疼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连声叫道:“轻点,轻点,太疼了……”

        “忍着点吧!想想青春永驻,想想红颜不老。”这句话比

        管用,秦湘语咬紧牙关,任由古风抓着自己的脚往上概十分钟左右,古风总算把秦湘语的双脚都拉到了腿上面,可这个时候秦湘语已经疼的双腿麻木了。

        古风擦擦额头的汗,心说:他***,比我单挑小欣都累。

        “小风,这下可以了吧!”秦湘语眼角含着泪珠,这十分钟的煎熬让她快受不了了。

        古风道:“可以了,不过秦阿姨,您这样的状态可不行,咱们先缓一缓,您先适应一下这个姿势。”说着,古风双手放在秦湘语的腿上,为她推拿活血,让她能尽快适应。

        秦湘语咬紧牙关,强忍着腿脚越来越麻的感觉,渐渐的,这股麻劲儿过去,秦湘语感觉好了很多,吐了口气,秦湘语道:“小风,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开始吧!”

        “嗯。”古风点点头,然后脱下鞋,在秦湘语背后盘膝坐下。道:“秦阿姨,一会儿您感觉着我在您体内真气运行的路线,以后您就依照这个路线运功,有上两三个月,您就应该能产生气感了。”

        秦湘语被这‘两三个月’刺激的差点昏过去。产生气感就要两三个月,那要炼成的时候。自己还不得七八十了?好在秦湘语已经做好了充足地心理准备,所以她只是点点头,道:“小风,你来吧!”

        古风点点头,把双掌抵在秦湘语的背上,将两股精纯的真气通过秦湘语的后背打入她的体内。秦湘语只感觉古风抵在自己背上地双手突然传来两股热气,顺着她的体内缓缓行进。所过之处,秦湘语感到无比地舒服,真想呻吟几声,但她却强忍着舒爽的感觉,默默地记着热气行走的路线。当真气走玩一圈后,却从头再来,再次走了一圈。如此一圈一圈的走,秦湘语舒服的渐渐入定了。

        古风一直在秦湘语体内运行了十八个周天,这才松开双手,低声对秦湘语道:“不要停,继续运功。”秦湘语在入定之中听到这句有些飘渺的话,不敢大意,继续运转真气,渐渐地,秦湘语还真的将真气运行路线熟悉地掌握下来,依靠自己的能力,入定了。

        看到秦湘语入定后,古风才松了口气,从床上下来,坐在秦湘语的对面,默默地看着她的脸,不能不说,秦湘语非常漂亮,而且是那种精致的美,五官几乎没有任何瑕疵,如果再年轻十岁,绝对不会比白天骄差,但现在地秦湘语魅力也绝对不会比年轻的时候差,至少她的成熟魅力就不是她年轻地时候能拥有的,尤其是那种端庄贤淑的气质,更不是普通女人所能拥有的,看着看着,古风竟有了一点冲动,不过古风这个人,你可以说他风流,但绝对和下流无关,秦湘语有老公,还有个女儿,对这样完整的家庭,古风是绝对不会去破坏的,而且对于美女,古风的哲学就是,你不需要将她占有,只需要欣赏她的美丽就可以了,所以对秦湘语,古风有的只是欣赏,至于占有,虽然他是有那么一点小心思,但除非是秦湘语自己突然发神经离婚了,不然古风是绝对不会碰她的。

        古风起身离开了卧室,到了客厅里,打开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花生、嗑瓜子,还有热茶,除了电视上没什么好看的节目,古风觉得这样的小日子真是不错。

        秦湘语这次入定,居然一口气坚持了五个小时,等她从入定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好,身体非常舒服,而且轻飘飘的,就像在云彩上一样,但是在舒爽之余,她却闻到了一点臭臭的味道,让一向爱干净的她有点受不了。

        秦湘语从床上下来,走出卧室的时候,白启和白天骄都已经回来了,这时候白启正跟古风坐在一块儿说着话,而白天骄则在厨房里热着菜,白天骄这个娇小姐可不会做饭,但把剩下的饭菜热一下还是可以的。

        见秦湘语出来,白启笑道:“湘语,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听小风说,你在练气功。”

        秦湘语笑了笑,道:“感觉很好,醒来后,身体轻飘飘的,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过,不过……”秦湘语对古风道:“小风,我怎么觉得自己身上有股怪味儿?”

        怪味儿?古风笑了笑,道:“秦阿姨,我都说练气功有美容养颜的效果了,要美容养颜,第一步当然是要排毒了,您摸摸自己脸上,用点劲儿,估计能摸下一层黑色来,那都是您排出体外的毒素。”

        秦湘语摸摸自己的脸,果然手上出现了一层黑印,“啊?怎么会这样?”

        古风笑了笑,道:“秦阿姨,快去洗个澡吧!洗完澡再出来,您就是天下第一美女了。”

        听到古风这话,白启也不觉哈哈大笑起来,道

        啊!湘语本来就够漂亮了,我倒是想看看练完气功后么程度,湘语,快去啊!”

        秦湘语也受不了自己身体上这么脏,立即跑到卧室里拿了一身要换的新衣服,一头扎进了浴室,没多久,就传来了一阵喷头喷水的声音。

        这时候白天骄端着一盘菜走过来,把菜放到了茶几上。目光有些异样的瞥了古风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重新走进厨房,继续热菜。

        白启微微瞥了眼白天骄地背影,然后对古风笑了笑,道:“小风。怎么天骄跟你好像不怎么对付?你们以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古风耸耸肩,也有点摸不着头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第一次和天骄认识的时候,她好像就对我的态度不太好,我也有点奇怪,难道我的样子让人看一眼就讨厌?”古风故意摸了摸自己的脸。道:“不应该啊!”

        白启哈哈一笑,道:“小风够幽默地。男人就应该这样,对外要铁血,对内要柔情,当年你秦阿姨就是因为看上我这点,才会在那么多追求者的围追堵截下。嫁给了当时只是个小排长地人,好好干,我看好你。”

        古风笑了笑。道:“白叔叔还真是够开放的,我今年可才呢!”

        “20岁怎么了,想当初我20岁的时住,男人,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就千万别手软,别退缩,勇敢的追,追上就赚了,追不上那是你的命,也不会少点什么,要是连一点追求地勇气也没有,这样的男人肯定没出息。”白启语重心长地对古风传授他的心得体会,古风很是认真的听着,那副孜孜追求的样子,让白启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说起话来越来越滔滔不绝,差点连他当初趁黑在厕所偷看女孩地事都说出来了。

        “你们两个人说的还真高兴啊!”白天骄端着最后一盘热好的菜走过来,有点嫉妒地看着古风,自己的父亲可从来没跟自己说话说的这么高兴过,可是这个古风居然能让父亲这么高兴,她心里嫉妒的要死,同时也有点羡慕。

        “呵呵,小风很对爸爸的胃口,天骄,你去把爸爸的二锅头拿来,爸爸跟小风喝点。”白启今天太高兴了,这种高兴的感觉,在白天骄上学后,就再没有过了。

        如果之前她对古风是嫉妒的话,那现在已经有点憎恨了,冷冷的瞪了古风一眼,站起来去拿二锅头,等她拿过来的时候,秦湘语刚刚洗完澡,穿着换好的衣服走出来,正用毛巾擦着还没有完全干的头发,见三人都在,高兴地道:“饭已经做好了啊!”

        秦湘语以开口,三人都把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当看到秦湘语的脸后,三人的瞳孔都不由有些收缩,秦湘语的样子没有丝毫变化,但是她的皮肤却比不久前光洁细腻了许多,散发着一种晶莹的光芒,就是这一点点的变化,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好像年轻了二十岁一般,白天骄知道母亲的变化是因为练习了古风教给她的气功的缘故,惊艳之后,不觉将目光落在古风脸上,但是当她看到古风此时的表情时,脸上一沉,冷冷的哼了一声。

        为什么白天骄会突然这么生气,如果你看到一个满脸猥琐的男人看着自己的母亲流口水的话,恐怕你就不止是生气那么简单了。没错,古风看到秦湘语后,嘴角居然流出了一滴口水,虽然只有一滴,但已经足够让他在白天骄心中留下极为恶劣的形象了。

        而白天骄的这一生冷哼,不但把古风惊醒,同时也把白启惊醒了,白启倏地站起来,望着秦湘语的脸,气息都有些粗了,喉头滚动,竟是面对着自己多年的结发妻子面前吞了口水。

        见所有人都用一种震惊的表情看着自己,秦湘语的脸也不禁有些红,抿嘴笑道:“你们看什么呢?”

        “啊!没有,秦阿姨,您真是太漂亮了,哇啊啊啊!我太妒忌白叔叔了,我要是早出生二十年,拼了命也得把您追到手。”古风表情夸张的大惊小叫。

        “去去去,你个死小子,敢跟你叔叔抢女人,小心我叫上一个军团把你打成筛子。”白启飞起一脚,把古风踹到一边,然后在秦湘语有些惊讶的目光下,走到她面前,轻轻握住她更加洁白细嫩的小手,轻轻一吻,满含深情的道:“老婆,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美的,能娶到你,真是我白启一千年修来的福分。”

        最新全本:、、、、、、、、、、


  https://www.bqwxg.cc/wenzhang/56/56945/30372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