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极品家教 > 第八十六章 假钞引起的血案

第八十六章 假钞引起的血案


不会。\\WWw。QΒ5、CoМ\\”古风微微一笑,道:“换了是我,也得哭那后来怎么样了?找到那花假钞的人了吗?”

        “找到了。”许母点点头,道:“当时我连夜就报警了,而且因为当天一次性付一千多的生意就一个,所以警察根据我提供的线索,把那个人抓了起来,而且还就此引出了一个贩卖假钞的团伙,呵呵,也是因祸得福,当时钱不但讨回来了,警察同志还给我发了张奖状,鼓励我继续提供假钞线索,做一个打假卫士。”

        古风呵呵一笑,道:“阿姨后来肯定也充当了好几次打假卫士吧!”

        许母笑了笑,道:“是啊!不过这种事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来,毕竟我也怕人报复,每次举报都是偷偷摸摸的,警察局也给我这保密,不然我也不能安稳的坐这了。”

        古风和许母正聊天的时候,一个拎着黑色皮包的中年男人来到了门口,这个人个子不高,身材偏瘦,上面穿了一件有些大的西服,扣子敞开,走路时有些招摇。

        刚到门口,这个人看了看摆放的货物,小马立即迎上去,道:“买点什么?”

        这个人道:“咱这的栗子多少钱?说批发价,我刚开了家小商店,你这的价钱要合适,以后我就在你这进货了。”

        “哦,老板娘,有个批发的,你跟他谈吧!”批发的事一直由许母说了算,小马也不敢自己拿主意,就把这人推给了许母。

        许母站起来,笑着走到这人面前。道:“要点儿什么?”

        这人道:“什么都来点,我回去卖,你给我说个批发价。合适咱以后就在你这家进货了。”

        许母点点头,道:“行,要什么你说,我保证价格合适。”

        “嗯。”这人点点头,道:“这栗子多少钱?”

        “你要多少斤?”许母并没有马上说价,而是先问对方要多少,这也是生意的一门学问,如果买家要的多,那价钱自然就低一些,如果要的少。就会稍高一些了,现在许母也只是探探路罢了。

        “先来个十斤吧!毕竟我是家刚开门地商店,还得看看以后的情况。”

        许母点点头,道:“我这种栗子在市面上卖十块钱一斤,你要是要十斤。我给你个吉利数,八块一斤。”

        这人一皱眉,道:“贵了点吧!”

        许母笑道:“其实也有便宜的。但那种栗子个头太小,而且还有坏地参到里面,零卖也就五六块,批发也就三块钱这块儿,你要是卖那种栗子,保证没什么回头客,咱这卖东西讲的就是质量,我这的栗子,你要挑出一个坏栗子来,我这堆免费送给你。”

        听许母这么一说。这人点点头,道:“那行,那这花生跟瓜子多钱?”

        “你这两样要多少……”

        许母和这个人开始讲起了价钱。到最后,这人感觉价钱还算合适。就一样买了点,差不多都有个十斤,有些包装的则是按照数量要的。

        “行了,就这些吧!一共多少钱?”这个人一共要了二十多样东西,一共装了四个大麻袋,小马和小李正拿着针线把这几个麻袋缝起来,许母则坐在钱柜后,拿着计算器开始算起了价格,最后一结算,许母道:“一共一千三百六十二,那两块就算了,你给一千三百六就行了。”说着,许母开了张票,递给这个人。

        这个人接过票看了看,自己又拿计算器算了算,见没错,点点头,把皮包放到钱柜上,从里面拿出一摞红色的老人头,抽出十四张,递给了许母。

        许母接过钱,先数了一遍,然后拿出一张,就要对着阳光看看水印,但这个人却有些着急的道:“假不了,快点找钱吧!”

        这人着急的样子被古风看到眼里,而许母却只是笑了笑,道:“做生意嘛!为的就是钱,这点上可不能马虎,还是看清楚了好。”说着,就要看水印。

        这人面色一变,但还是忍住了,任许母把钱看了个仔细,而许母看了第一张后,面色一变,随即又看了看其它十三张,越看,许母的脸色就越是沉重。

        当许母看完后,许母把钱推给这个人,道:“这位大哥,你还有没有别地,麻烦你换一下。”不用说,这十四张人民币都是假的。

        这人面上变色,哼哼一笑,道:“老板娘,这钱你都收下了,哪有再退回来的道理,你就不怕以后出事。”

        许母皱了皱眉,没想到这个人非但不给换,反而**裸的威胁起来,而就在许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不远处有四个人一下子窜了过来,这四个人都是些二十多岁,身强力壮地小伙子,只不过一脸的酒色之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四个人一窜过来,就扯开嗓子大声嚷嚷:“大哥,怎么了?是不是这家难为你了?大哥你这人就是老实,遇到这事还忍着干吗!要不要弟兄们帮忙?你说句话就行。”说着,这四个人就目露凶光的盯着许母,吓地许母有些失色。

        见许母面色突然间变的苍白,这个人嘿嘿一笑,道:“老板娘,咱们还是好说好道的,我还好说话,可我这几个兄弟可都是在道上混的,真要出什么事,那就不好了,对不对?”

        “你……你们……”许母毕竟是个良家妇女,哪见过这阵势,慌乱之下,说话也有些抖了,而就在这时,小李和小马靠上来,小李手里拿着个铁锨,小马手里则是两块砖头。

        小马双手挥舞着砖头,道:“你们想干嘛!告诉你们,别以为我们好欺负,快他妈给钱,不然你们谁也别想走。”小马和小李虽然是农村的孩子,但是遇到打架的事可从来没怕过谁。别看他们只有十七八年纪,在

        ,他们两个可是出了名的打架王。村里地地痞流氓

        小李没说话,双手紧紧攥着铁锨,双目充血,只要一个不对,就会把铁挥下去。

        这几个人见小马和小李这么有种,不觉有些变色,别看他们五个看起来挺凶的,但他们其实都是色厉胆薄的人,在以前,只要他们这几个人一冲出来。那卖货地人因为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所以只好打落牙齿活血吞,而这次,他们却没想到会遇见这种麻烦,而古风看到小马和小李的表现。面带微笑,心中暗暗点头。

        “混蛋,你们找死啊!”小李和小马毕竟只是两个十七八岁地孩子。被他们吓住,也让这五个人恼羞成怒,冲过来的那四个人都从怀里抽出了一把匕首,一见他们抽出了匕首,附近地几家批发商都是吓的一阵惊呼,远远的躲着不敢过来,有几个好心的,立即拿着手机拨打不过遇到这种事,110一=会不会赶过来,在这个年头,中国地人民对警察的印象都不怎么样。

        见四个人抽出了匕首。小李二话不说,挥舞着手里的铁锨。朝最近的一个人就拍了下去,小马也是挥舞着板砖,对着这几个人砸了下去,而这几个人也被激发了凶性,手里握着匕首,朝小马和小李捅了过去。

        许母被眼前这凶险的场面吓地面无人色,呆呆的说不出话来,古风立即一把将许母抱起来,远远的躲开,而小李和小马毫无惧色,发了狠,拼命地跟这五个人打了起来。

        小李和小马都是农民家的孩子,从小就下地干活,练就了一副强迫的体格,再加上他们打架够狠,所以反而将那五个人死死的压制住,虽然偶尔的会被匕首划上一两下,却并没有对他们形成多大伤害,反倒更加激起了他们的凶性,下手更是不留情,白赚和铁锨狠狠地敲打在这几个人的身上和脑袋上,打的这几个人头破血流。

        在小李和小马不要命的打法下,这几个人都害怕了,本来他们就是一群酒色之徒,胆子比鸡大不了多少,被小李和小马这么一打,顿时没了之前的嚣张气焰,眼见有两个人被干地头破血流,躺在地上不动弹了,另外三个人吓的转身就跑。

        小李和小马也不去追,因为躺在地上其中一个,就有那个中年人。

        “少他妈装死,不想死就给我起来。”小马把手里的板砖扔到一边,对着倒在地上地中年人就是一脚。

        被小马这么一踢,中年人痛叫一声,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道:“两位小兄弟饶命,我给钱,我这就给钱。”

        小李并没有说话,手里的铁锨拍了拍倒在地上地另外一人,这个人满脑袋是血,但并没有昏过去,被铁锨一拍,吓的立即爬起来,也学着中年人跪在地上,大叫好汉饶命。

        小马哼了一声,对躲在远处的许母和古风喊道:“老板娘,古大哥,没事了,过来吧!”

        古风拉着腿有些发软的许母走过来,笑着对小李和小马道:“小李,小马,好样的,是个爷们。”

        小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马则是欣然接受了古风的夸赞,笑道:“古大哥夸我们了,老板娘,这俩混蛋说给钱了,一共多少钱啊?”

        许母的脸色还是很难看,一时半会儿还有些说不了话,古风赶紧让许母坐下,一只手放在她的背后,一边将一丝真气输入进去,调理她的恐惧心理,一边道:“一共一千三百六,让他们给钱吧!记住了,是真钱,假钱不要。”

        “听见了吗,给钱!”小马狠狠地踢了那个中年人一脚,中年人忍着疼,连滚带爬的把落在地上的皮包捡起来,从里面拿了一摞钱出来,这次的钱只有七八成新,应该是真币。

        中年人从里面数出十四张老人头,战战兢兢的递给了小马,小马正要把钱交给许母,古风却道:“慢着,还有打翻的这些东西。”

        刚才一团混战,把摆在外面的货打翻了不少,现在还是一地狼藉,小马一拍脑门,道:“对,这么多货,都不能卖了,是得让他们赔,老板娘,这些一共多少钱的?”

        许母这时候虽然好了一些,但还是说不了话,古风笑道:“虽然他们黑,可咱们不能黑了,打翻的这些算两万块钱吧!”

        小马和小李愣了下,看了眼打翻在地的货物,虽然是不少,但怎么也不值两万吧?能值个五千块就不错了,再说有些东西收拾起来还能再卖,最多也就损失个两千来块钱,小马和小李看着古风,心说:黑呀!真黑呀!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小马和小李也不表露出来,小马点点头,对着中年人恶狠狠的道:“听见了没有,再拿两万出来,不然别想走。”

        “是是,我给,我给。”中年人心里这个后悔啊!后悔自己踢到了铁板,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不该在这买东西,这下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两万多啊!就这么没了。

        中年人又拿出两罗钱来,这些钱都是数好的,每罗一万,肉疼的递给了小马。

        小马接过钱,也没数,连着那一千四百块钱递给了古风,他也看出来许母现在吓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很机灵的把钱给了古风。

        古风接过钱,对小马笑了笑,的,这才把钱放到钱柜里锁好,正要说点什么,却听到警笛声由远及近,很快,两辆警车停在了门前,十来个警察从里面窜了出来。

        最新全本:、、、、、、、、、、


  https://www.bqwxg.cc/wenzhang/56/56945/30371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c